6.雷击橡子,地狱恶犬,国王十字火车站(1)

  哈利波特之圣杯系统最新章节
  ;;;;在欧美,橡树被视为神秘之树。传说这种高大粗壮树木的掌管者是希腊主神宙斯、罗马爱神丘比特以及灶神维斯塔。传说,在宙斯神殿里的山地森林里,矗立着一棵具有神力的参天橡树,橡树叶的沙沙声就是主神宙斯对希腊人的晓喻。许多国家皆将橡树视为圣树,认为它具有魔力,是长寿、强壮和骄傲的象征。橡树材质坚硬,树冠宽大,有“森林之王”的美称。英文为oak,人们常把红丝带系在橡树上来表示对远方亲人的盼望与思归。
  ;;;;在英国和法国,早期的巫师被称为德鲁伊特,或者督伊德。这个名字来自凯尔特语,意思是“知道橡树”。这些“知道橡树”者,属于社会当中最早的一批知识分子,一般担任当地的祭司、教师和法官。在欧美文化中,橡树是力量的象征,与权威相连。它有着非凡的威仪、特别的气度和神秘的力量。在德鲁伊特教的祭祀仪式中,橡树被作为轴心摆放,象征着男子的睿智;它的果实被视为德鲁伊特教的圣果。希腊神话中,宙斯的祭司在施行求雨的巫术时,会手持橡树枝往圣泉中沾水。橡树粗壮高大,树冠繁茂,与人的生命相关。他们崇拜自然,并且将橡树作为至高之神的象征膜拜,因此他们认为寄生在橡树之上的槲寄生(mistletoe)是一种万灵丹药(panacea),具有神圣的功力和最好的疗效,当然也需要通过特别严肃的仪式来采集。只有在满月和新月的日子,或者每月的第六个夜晚,才能举行这种仪式,此时要由德鲁伊祭司中最高级的大德鲁伊(arch-druid)(一般同时有两位大德鲁伊,一个在不列颠群岛上,一个在欧洲大陆上)身披白袍、佩戴黄金首饰,手持黄金镰刀上树割取。
  ;;;;橡树是壮悍和强大的象征。橡树象征荣耀、力量和不屈不挠。德语中就有谚语说“一掌推不倒一棵橡树”。
  ;;;;据说,梦见带着橡树叶编成的头冠,是成功的征兆;梦见攀登橡树,则意味着事业顺利,能有收获;梦见雷劈橡树的梦境,预示着恋爱会有波折。非常见鬼的事情就在于自从买回那根不完全体的魔杖之后,兰斯洛特接连几天都做了雷劈橡树的梦境!
  ;;;;兰斯洛特.m.福尔摩斯:“我自认为英俊潇洒,才华横溢,为人亲善,尊老爱幼,团结家人,包容父母,生平自问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要遭受老天如此对待?让我好好谈个对象有这么难吗?总是像夏利那样不是喜欢女狼人,就是喜欢男医生,波折这么大,福尔摩斯家很容易绝后的!”
  ;;;;当然这些都是内心颜艺的玩笑话,兰斯洛特很清楚这种梦境是因为什么。无需过度担心,系统兜着呢。现在牵好新买才四天的宠物,脱好行李,要出门去国王十字火车站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期待着和他来一次亲密接触。
  ;;;;四天前,奥利凡德魔杖店。
  ;;;;在加尔韦斯处预付100金加隆之后,兰斯洛特拿到了一根一端中空开口,一端闭合的缩小版前膛炮样式的乌黑木杖。单就长度来说,中规中矩,仅有十四英寸,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或者复核兰斯洛特要求的地方。但是木质极为特殊,加尔韦斯说,这是遭受雷击的橡树木质部混和树胶之类的蜡质成分被剧烈的地质变迁埋进地下,在缺氧、高压以及弱酸、微生物共同作用的环境下,历经成千上万年缓慢炭化而形成,颜色光鲜,细腻光滑,致密耐腐,具有特殊香味的阴沉木。中空的内部还天然地嵌入了一枚橡树种!它全由天成,从来没有经受过任何人工打磨,是一根强大而诡异的天生魔杖!
  ;;;;阴沉木的部分内含有很多树胶、精油,密度极大(入水即沉),硬度及尺寸稳定性极好,基本无法加工,(奥利凡德家的祖先侥幸从号称不列颠基石承载石中剑、选王之剑的那块四方石的下面挖出这块木头的时候,它就天然的呈现出这种缩小版前膛炮的样子,常规手段根本无法加工这块坚逾金铁的木头疙瘩)耐腐性能极强(哪怕是王水也不能损伤分毫)!
  ;;;;阴沉木的杖身即像木质,又像石质,强化了材质的肌理美感,变得刚劲挺拔,显示出峥嵘之姿,整体显得古朴凝重、好似铜打铁铸。堪称树中之精、木中之魂!东方自古就将阴沉木视为避邪、纳福、镇宅的宝物,有“纵有黄金满箱,不如乌木一方”之说。
  ;;;;阴沉木的杖身部分代表了这根天生魔杖死亡的一面。而中空孔洞底部镶嵌着的橡树种可以视作杖芯的部分,则代表了它活着的一面!
  ;;;;这是一颗古德鲁伊教派祭礼上最高规格的神圣金橡木的种子!神圣金橡木是一种长寿、强壮和骄傲的树木,以生命力顽强著称。而种子则正是树木最鲜活生命力的结晶。即使是遭遇了剧烈的雷击,雷击带来的森林大火,剧烈的地质变迁,缺氧、高压压迫、酸液腐蚀、微生物侵蚀,又渡过了漫长的岁月,它依然是“活着的”!或者说在某种程度上是活着的!
  ;;;;加尔韦斯表示,掌握这根天生魔杖最关键,也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源自于这颗神圣金橡木的种子。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说,这颗种子的的确确是死去的种子,但是从神秘学的角度来说并不是这样。种子的灵魂在雷击的那一刻就被困在了橡子的内部,它一直在等待着萌发,长成一棵全新的神圣金橡木。想要使用它的巫师需要在初次使用时为其提供足够的魔力,帮助其完成虚假的“萌发”。橡子中沉淀的失去活性的生命力会在魔力的刺激下再次发挥作用,种子的芽胞会探出种皮,顺着阴沉木的孔道生长出来!
  ;;;;由于这颗种子并没有正真的萌发过,所以它会以自己映像中的神圣金橡为蓝本生长。表现出来的就是随着魔力的输入,阴沉木的孔洞里会长出一根长长的橡木杆,但是木杆上永远不会长出代表真实生命的叶子。巫师需要坚持输入魔力,直到橡木种子的灵魂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这根魔杖才会真正属于巫师。这种“虚假生长”的力量才会真正属于巫师。
  ;;;;就像隐藏在麻瓜中的大巫师阿基米德曾经说过的那样:“给我一个支点,和足够长的杠杆,我就能撬起整个地球。”杠杆撬地球什么的,显然是不切实际的,阿基米德在这里引申的意思其实是只要你的魔杖足够长,你就能打败任何敌人!魔杖的长度虽然只是魔杖属性很小的一个方面,但是毋庸置疑,相同条件下,魔杖越长,对魔法的增幅效果越明显这是肯定的。这根天生魔杖可以任意增长自身长度的特性,是它最大的特点和卖点!所以哪怕已经有超过两位数的巫师直接被这根邪性的魔杖抽干魔力而死了,奥利凡德家族的大师们也舍不得把橡子从杖身当中取出来。哪怕单就从那块天生的阴沉木杖身来说已经是很极品的魔杖素材了!
  ;;;;奥利凡德先生提醒他说:“只要感觉自己的魔力快要耗空了,就算没有得到这根魔杖的认可,也要果断把它扔掉!”
  ;;;;兰斯洛特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魔力强大的成年巫师虽然不多,但是肯定也不少,为什么不卖给他们?”
  ;;;;加尔维斯说:“根据我们过往的验证,成年巫师的魔力不具备少年特有的旺盛生命力,不能使魔杖萌发。如果你无法成功,我们也不算坑你,只要扔掉魔杖,金橡种子的灵魂依然会记得你为它萌发做出的努力,作为回报,你的魔力在性质上会有所改变。在金橡种子的作用下,你的魔力会变得更加活跃,更加有生命力!在学习治疗魔法的时候,会有很大的帮助!这种魔力性质改变的机会是极为难得的!与一只凤凰签订主仆契约也能使魔力性质发生改变!这种机会有多难得,你明白了吧?”
  ;;;;兰斯洛特点了点头,略微观察了一下天生魔杖的魔术回路便开始了魔力输入。金橡种子对于魔力的转化速度非常迅速,不到五分钟,兰斯洛特的魔力就已经见底了。看着他逐渐苍白的脸色,加尔维斯很清楚这意味着些什么,兰斯洛特不太可能成功了。
  ;;;;正常巫师在魔力枯竭状态时会感觉两眼发昏,头晕眼花,脑仁像是被凿子凿一样的疼痛,进一步会从鼻孔流出鲜血,再进一步压榨魔力,鲜血会从眼睛、耳朵流出,俗称七窍流血,更进一步,周身的毛细血管网都会炸裂,最后脑浆迸裂而死!兰斯洛特的魔力量尽管不多(魔力:c+),但是还有足够的生命力作为替代品!魔力彻底耗空之后,兰斯洛特半英灵的种族特性开始发挥作用了。
  ;;;;“引魔返生(逆):半英灵的种族特性,可以使你在受伤的情况下,消耗魔力修复身体损伤,恢复生命力。无上限,仅受魔力存量制约。不受自主控。极端条件下,引魔返生可逆向发挥作用。(把蓝条当红条用,把红条当蓝条用。)”
  ;;;;大量的生命力直接转换成了魔力,这种转化不是很完全,转化的程度只是刚好能使生命力被作为魔力使用而已。而这种富含有生命力的魔力却恰恰极为适合金橡种子的胃口。
  ;;;;又是五分钟过去了,兰斯洛特手中的魔杖几乎已经可以触碰到奥利凡德魔杖店的屋顶,这种诡异的生长仍有继续下去的意思。而兰斯洛特则早在三分钟前便开始在奥利凡德父子诧异的眼神中大把大把地嗑起了零食,来补充身体所需。颜色鬼畜的比比多味豆在生命和力量双重压迫之下被毫不犹豫地灌进了嘴里,还要时不时给奥利凡德父子表演一口三只巧克力蛙,那个味道怎么说呢?万幸兰斯洛特口味一直很糙。
  ;;;;(下面有请兰斯洛特.m.福尔摩斯为大家演唱比比多味豆死亡挑战之歌:
  ;;;;“沙巴芭堤雅阳光辣香瓜啤酒花风景美如画夜市下海鲜架泳池趴嘟嘟嘟嘟干嘛干嘛呀咖喱咖喱轻轻一加咖喱咖喱辣咖喱咖喱香蕉木瓜榴莲臭臭配香茶咖喱咖喱摩托皮卡咖喱咖喱呀咖喱咖喱夜市酒吧热情奔放火辣辣咖喱咖喱wu”)
  ;;;;坚硬的橡木杆在天花板上戳出了一个凹坑,没头没尾的,橡木杆就停止了生长,然后飞快地缩了回去!兰斯洛特感觉这颗橡树种子并不是像加尔维斯说的那样认识到了自己已经死亡的实施采停止魔力吸收的,但是它终归还是停下来了。兰斯洛特木愣愣地打量着手中那根黑漆漆的,十四英寸的魔杖颇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算是降服住这根魔杖了吗?
  ;;;;猛地一股带着死亡一般锋锐气息,同时不带有半点生命力的庞大而凝练的魔力从魔杖阴沉木手柄部位倒灌回了兰斯洛特的身体!这份魔力是如此的充沛,甚至有兰斯洛特原本常规魔力的三倍以上!
  ;;;;“系统提示:你获得了神圣金橡子的祝福:魔力量提升346.7%。你的魔力属性达到:c++。”
  ;;;;手中这根魔杖内核里透露出来的生命气息变得更为浓郁了,给人以一种这就是一株亟待浇灌的小树苗的错觉。兰斯洛特握着它,有一种与之心灵相通的感受。奥利凡德家的认识是错误的,金橡子的生长真实不虚,只是相对来说变得更为困难了。对于其他种子理所当然的萌发。对于它来说还需要再一个上千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兰斯洛特小心地控制着新得到的“死亡魔力”灌入魔杖,金橡子照例长出了对应长度的橡木杆,但是兰斯洛特能够感觉到它很不开心。试着再输入一点刚刚由生命力转化而来的残余魔力,兰斯洛特能够感觉到魔杖的雀跃,杖身自主地轻微颤动了一下,像是有小孩子挠了挠自己的手掌心。他感觉这根魔杖和自己上辈子看漫画看到过的一把叫做“鲛肌”的刀很相像。它们都是活着的。
  ;;;;“我很满意,剩下的钱给你。”兰斯洛特如数点出了后续的两百金加隆交到了奥利凡德先生的手里,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奥利凡德魔杖店。一是怕奥利凡德先生返回,这种可以淬炼魔力的奇物300金加隆肯定是捡了漏的。二是怕自己反悔,毕竟作为一个狂战士阶位的半英灵,魔杖对于兰斯洛特并不是必需品,300金加隆虽然说是捡漏,但是还是贵啊!
  ;;;;这就有了,之前我们看到的兰斯洛特带着疲惫、满足、肉痛,又跃跃欲试的复杂神情走出了奥利凡德魔杖店的一幕。
  ;;;;…………………………………………………………………………………………………………………………………………………………………………
  ;;;;与兰斯洛特乘坐迈克罗夫特家的私人马车出发前往国王十字火车站同一时间,奥利凡德魔杖店。
  ;;;;加里克.奥利凡德也拉起了自己的行李箱,他没有买宠物,作为替代,他的右手环抱着两盆的植物。其中一盆植物的身上明显有嫁接法的痕迹,笔直的主干是由七种不同颜色的木段组成的,可以看出它们大致是金合欢、苹果木、白蜡木、山杨木、山毛榉木、黑刺李木、黑胡桃木;另外一盆则中规中矩是一株生命力旺盛的月桂木(laurel)枝条。年轻时候的奥利凡德先生很显然也不是一个墨守陈规的人。
  ;;;;他将行李放在烧的正旺的壁炉的前面,抱着自己的植物又一次站在了父亲的工作间门口,伸出手想要敲门,又犹豫着悬在了半空中,没能敲下去。
  ;;;;两个呼吸之后,工作间里传来了父亲的声音:“进来吧,门没有锁。”
  ;;;;“爸爸,你那天……”
  ;;;;“语言怎么那么流利?”加尔维斯头也不抬地继续着手头的雕刻,那是一根匈牙利树峰龙的食指骨节,“那是我父亲,你的爷爷让我背下来的。如果四天前没有卖出去,我也会把同样的话教给你。”
  ;;;;“爸爸,那个兰斯洛特,是有什么特别的吗?”奥利凡德先生按耐不住地问出了自己一直好奇的问题。
  ;;;;“身体三分之一是由结晶具现化的魔力构成的,你说这样的人,有没有什么特别?”不借助任何辅助工具,刻刀笔直地在骨头上开出了一道槽,“跟紧他,争取学到他那手无杖附魔术,我保证你会看到新世纪的大门!”
  ;;;;“爸爸,你也想学吗?”奥利凡德先生不确定地问道。
  ;;;;“并不。”答案是否定的,“东西收拾好了,就快出发吧。要错过特快了。”
  ;;;;“是,爸爸。”奥利凡德先生略显失望地转身向门外而去。父亲对他提出了新的要求,他需要尽最大努力去完成,争取做到最好。但是很另他难过的是自始自终,父亲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自采母亲故去以后,父亲越发的沉默了。
  ;;;;“加里克!”
  ;;;;身后又一次传来了父亲的声音。
  ;;;;“是的。”奥利凡德先生激动地转过身。满头银发的父亲抬着头,淡淡地微笑着对他说:“分院的时候,如果分到拉文克劳,我和你的母亲都会以你为傲的。”
  ;;;;“是的,爸爸。我会努力的!”看到父亲微笑的奥利凡德先生激动的脸都涨红了。
  ;;;;加尔维斯又看了看奥利凡德先生右手抱着的那两盆植物:“七重复合的魔杖木被你栽活了,要进行第八次嫁接了?了不起,儿子!”
  ;;;;“是的,爸爸。我会努力的!”还是这一句。
  ;;;;“傻小子。去吧!到霍格沃兹去吧!”加尔维斯笑骂着。
  ;;;;“是的,爸爸。我会努力的!”奥利凡德先生傻兮兮地重复着同一句话,冲回了客厅,从口袋摸出一把飞路粉,拉着箱子冲进了变为碧绿的火焰当中。
  ;;;;“国王十字火车站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声音在客厅回荡着,人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么,去吧!到霍格沃兹去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