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魔法石?贝克街哨音,司晨母鸡

  哈利波特之圣杯系统最新章节
  ;;;;“哈德森太太,我得告诉您,你买回来配秘制平静糖浆的那些药液其实都是用吗啡和阿片酊配制的。
  ;;;;您增减普通糖浆,杜松子酒和那几种秘药的多少,除了能改变口味,并不能减少它们的毒性和成瘾性……”
  ;;;;兰斯洛特尽可能和缓的语气为哈德森太太讲述这个早就应该告诉她的惨痛现实。
  ;;;;尽可能做到不在一个星期刚开始的第二个晴朗的早晨,就破坏掉哈德森太太的好心情。
  ;;;;预想中惊呼和不可置信,并没有发生,哈德森太太只是很平静的打断了兰斯洛特后续的劝解,笑眯眯地做着解释:
  ;;;;“你说的情况我知道的。你放心,我的平静糖浆里面真的没有用到温斯洛太太相信的那个江湖骗子药剂师提供的原药。
  ;;;;我的原药是勒梅大师提供的,里面含有液体的黄金!据说还有微量的贤者之石的成分!
  ;;;;相信我,我的平静糖浆很灵验的。不喝有点浪费了,包治百病呢!”
  ;;;;一口喝干自己杯中的平静糖浆,哈德森太太无可奈何地摇着头走了。只留下床边的兰斯洛特,在风中凌乱。
  ;;;;贤者之石?魔法石?哈德森太太年纪也不轻了,看上去并不漂亮,尼可勒梅应该不会突发奇想的看上哈德森太太。这个勒梅先生应该是另一个更高明的江湖骗子。
  ;;;;温斯洛太太是那种没文化的,比较好骗,哈德森太太这种就属于有一定文化,但是不透彻,又自以为懂得很多的。哈德森太太这种……那是相当好骗。
  ;;;;早在公元前2500年,华夏人就已经知道金不会被锈蚀,因而将它与长生联系在了一起。
  ;;;;大约3世纪,术士魏伯阳曾经写道:“金性不败朽,故为万物宝。术士服食之,寿命得长久。”
  ;;;;《本草纲目》中推荐了自公元前202年之后至成书前出现的一些含金药方,比方说这个用于治疗口疮和牙龈溃疡的方法:“金器煮汁频频含漱。”
  ;;;;黄金漱口液搅拌杯,要不要了解一下?
  ;;;;这个时候的人们并没有找到将黄金液化服食的手段,哪怕是吃下去,过一段时间就会排出来,这都还算好的。
  ;;;;随着中世纪炼金术的兴起,人们对创造一种能够饮用的金的尝试层出不穷。
  ;;;;炼金术士的主要目标是什么?当然是为了创造出长生不老之药,也就是贤者之石,也即能允诺不朽的魔法物质。
  ;;;;据巫师界的记载,尼可勒梅(nicolasflamel),1330年出生于法国的,14世纪的著名炼金术师,欧洲炼金术的始祖,制造出了炼金术师的魔法石哲人石,并用其成功的把水银变成黄金。另外,他利用魔法石,制作出了长生不老药,和他的妻子永远长生不老。
  ;;;;但是炼金术师这个团体并不全是可以使用魔法开挂的巫师,另外还有一些开的是实打实的化学家的挂。
  ;;;;同样是1300年前后,一个名为格柏的炼金术士找到了将黄金溶解到液体当中的方法。
  ;;;;这种“王水”是一种橘黄色的致命混合物,包含硝酸和盐酸,散发着雾气。
  ;;;;它能够溶解纯金,然后经过进一步反应,产生一种盐氯化金。
  ;;;;这种物质和水混合,是能够饮用的。但即便是氯化金溶液,也是极具腐蚀性的,是个穿透能手。
  ;;;;氯化金不仅没有疗效,而且绝对是有毒。它能造成肾损伤,并引发一种名为“黄金热”的疾病,这种病的患者不仅发热,还会大量流涎和排尿。
  ;;;;如果哈德森太太真的喝了含有可溶化黄金的药剂,那她没可能看上去这么健康。
  ;;;;这些应该都是那位所谓的“勒梅大师”的虚假宣传。但这也是有些好处。至少哈德森太太并没有真的喝下真正的黄金溶液。
  ;;;;……………………
  ;;;;兰斯洛特回神的时候,大约是两分钟以后,哈德森太太已经外出了。这么短的时间里已经跑得没有影了,连女佣中和她关系最好的露西都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兰斯洛特感觉这位太太有点躲着自己的意思。
  ;;;;不过哈德森太太的事情倒是不急,至少短时间之内,她都不可能有事。兰斯洛特给纳吉尼又喂了些圣芒戈医院出售的安神药水。大致确定她两个小时之后就能醒过来,并且暂时恢复正常。
  ;;;;兰斯洛特吹响了一个造型别致的不列颠海兵救生哨,也可以称作水手长哨(boatswain'scall)。
  ;;;;“嘀,嘀,biu~”,哨音两短一长,穿透性极好。日后的霍格沃兹飞行课教授霍琦夫人就有一个相同样式的。
  ;;;;空气通过细长金属管至顶上有小洞的金属球体发声,手指可以控制孔洞闭合程度改变音高。
  ;;;;这种哨用来在海声盖过人声时传递命令,不列颠海军把吹它当成一种仪式。
  ;;;;相同的十几个哨音很快就陆陆续续的传了回来。这是兰斯洛特在伦敦正式加入的第一个架构严密的团体。他们就是贝克街侦探小队!
  ;;;;这个小团体最开始就是由一群协助夏洛特打探消息的小孩子组成的。
  ;;;;早在四签名一案之前,大侦探就和这些孩子有合作关系。现在最大的孩子已经成年了。其中最出类拔萃的几个非常意外,或者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不列颠侦探界的新秀。
  ;;;;这个团体本身也出人意料的组织化,严密化了。大侦探不在的那几年里,他们很是破获了很多有趣的案子。为伦敦的正义事业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四岁就可以入队,十七岁自动退队。每一年会推选出一位队长。
  ;;;;兰斯洛特不喜欢动脑子的活动,但是在这支队伍里地位并不低。一来,他是夏洛特唯一的儿子,可以说是根正苗红;二来,他很能打,完全可以作为侦探队里的武力担当。
  ;;;;要知道在伦敦街面上活动,哪怕只是一群半大不大的孩子结成的小团伙,打架也是无可避免的。
  ;;;;这座号称世界中心的大都会里,有许多阳光照射不到的角落。武力上不可或缺的。或者说在任何地方,武力都是不可或缺的。
  ;;;;大约十分钟以后,十几个穿着各异的小孩子或少年就聚在了贝克街211b的会客室里。
  ;;;;这一届的侦探队的队长,或者说“头儿”,是一个叫阿道夫.柯南.道尔的家伙。按年纪算,这个经常翘家不回的贵族庶出次子应该只是个小学三四年级的小学生,看起来颇为不牢靠。
  ;;;;这没毛病,打架什么的,找他一准抓瞎,但是在找东西,做推理,这种事情上拜托他,还是很靠谱的。
  ;;;;大侦探甚至特许这个小鬼头看自己的案卷学习,明显是很看好这个小子。
  ;;;;“今天叫大家过来,是有事情拜托大家。我需要找到一只在自己家里负责打鸣的母鸡。时间越快越好,各位有问题吗?”兰斯洛特开门见山地问道。
  ;;;;至于这么做的原因,他没有多解释。在座的,都是一条街上跟他一起长大的小伙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救人?是这个亚裔小姑娘的病需要用到司晨母鸡这种奇怪的东西吗?”阿道夫皱着眉头问道。纸娃娃的需求一如既往的吊诡啊。伦敦这样的工业大都市,喜欢打鸣的公鸡都难找,何况是母鸡呢?
  ;;;;“不,这次你猜错了。我要救的是她的母亲。”兰斯洛特淡淡地摇了摇头,还是没有解释。
  ;;;;巫师、神奇生物,这些世界暗面的东西,还是不要告诉他们为好。在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无知有些时候是一种幸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