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陵墓守卫,夺眼魔,故人(1)

  哈利波特之圣杯系统最新章节
  ;;;;“英军都进来了!”剑脊金属外墙以微不可查的幅度震颤着室内的空气,发出了这振聋发聩的声音。
  ;;;;“我们都知道,夏尔巴一族已经为你付出了足够的鲜血了!我们尽力了。
  ;;;;英尼战争时期,你尽可以让我们继续抵抗英军。你那个时候还是有足够的力量的!但是你不敢!
  ;;;;我不是没出过尼泊尔的愚民,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
  ;;;;你们的自大,促使你们制定了灭杀第一批英军的计划,你们的软弱又让我们在为了自己的家园浴血拼杀的时候失去了抵抗的力量。
  ;;;;你们就不应该让你们的傀儡尼泊尔王鼓动我们抵抗,毫无招架之力的被殖民地,远比奋力抵抗过的被殖民地,更容易隐藏。”
  ;;;;贾南德拉声音气的微微发抖,
  ;;;;“查尔斯不是我们对付得了的。站在他背后的根本就不是世俗的英军军方!我相信你们也没办法阻止他们。否则你们不会和我们多说的。把我们约定好的药剂给我!”
  ;;;;“你很清醒。是的,我需要你们的力量。贾南德拉,就像你的祖父一样,我们之间强强联合,击退窥视我们民族瑰宝的可耻恶贼!重新赢取我们先辈的荣光!”
  ;;;;“我们不需要这些荣光!你也不是尼泊尔民族的一员!怪物!!”或作强健又美丽的雌兽的伊芙愤怒的咆哮着。她不止一次听族人们说起过,她的曾祖父是如何英勇强大,又是如何倒在不列颠军队的饱和式炮火之下的。她一点也不希望为了一个怪物口中所谓的荣光,再一次搭上自己亲人的生命。
  ;;;;最关键的是曾祖父死后的尸体,颅腔之内直接空了一整块!这说明他们在接受这个怪物所说的强强联合之后,当时就会死去!
  ;;;;那个拼死搏杀的传奇,其实只是一具被怪物操控的尸体……而这具傀儡,曾经一度还是族人们的骄傲……这是何其的讽刺……
  ;;;;他的父亲接触过外界的知识,他纠正了族人们不切实际的想法,救下了她们差点被选为“女神人身”的儿时玩伴,揭示了所谓的“库玛丽女神”的本质。
  ;;;;伊芙相信他绝对不会被这个即将被毁灭的怪物所蛊惑。
  ;;;;但是……
  ;;;;“作为你忠诚的回报,我会给与你们这一次,二十五人份的智慧泉水。”
  ;;;;还是那个振聋发聩的声音。声音本身已经足够响亮了,但是仍不及它所说出的话语震撼人心。
  ;;;;“父亲,不可以……”伊芙和艾玛的语气哀婉,又没有丝毫底气。
  ;;;;对于喜马拉雅雪人,智慧泉水赋予的并不是智慧,它赋予他们的是维持智慧的理智。
  ;;;;人们印象中的喜马拉雅雪人,如白雪一般纯白,如雪峰一般雄壮,如雪崩一样残忍无情!它们仿佛从来不会脆弱,从来不会怜悯,永远都是一副强大的顶级掠食者的样子。
  ;;;;通俗来说就是从来没有人见过未成年的雪人。
  ;;;;这是因为喜马拉雅雪人十六岁成年之前,都可以以人类外形示人,并且在变形时保持足够的智慧,让他们得以避免在人类面前暴露。
  ;;;;而十六岁之后,喜马拉雅雪人就将失去大部分理性和智慧,且无法变回人形。
  ;;;;他们天生如此。
  ;;;;五大洲因为“大陆漂移”分裂之前,喜马拉雅雪人遍布整片古大陆的雪峰,察觉到这一特性的古代巫师发明了血魔咒等诅咒魔法。
  ;;;;近古代的巫师又以喜马拉雅雪人毛发为依托,研发了这种诅咒的解药。但是这种解药并不能作用到喜马拉雅雪人身上。毕竟他们的变化出于自发,而非诅咒。
  ;;;;他们是“血魔咒”的源头,也是它的解药。正像为蛇所伤,三步之内必有解药。事物之间的联系,往往就是这样奇妙。
  ;;;;库玛瑞女神所在的族群奴役着一批可以保留理智,并且自如变回人类的雪人。
  ;;;;一千年前的一次意外,他们的航船搁浅在了尼泊尔,加德满都。
  ;;;;在他们的力量空前虚弱的时候,作为奴隶的雪人从搁浅航船的最下层,忍受着航船祸心力场带来的巨大伤亡,最终三个这样的雄性雪人带着少量的“智慧泉水”成功的逃出了航船。
  ;;;;他们就是夏尔巴一族的创立者。他们拥有智慧的秘诀就是被称为“智慧泉水”的秘药。
  ;;;;他们利用秘药,和普通人类女性及本土的雌性雪人交配,形成了夏尔巴家族的雏形。
  ;;;;对于拥有灵智的生灵来说,因为拥有过智慧,所以才更加不愿意成为没有智慧的野兽。
  ;;;;“智慧泉水”用完之后,无可奈何的夏尔巴家族还是很无奈的和极度虚弱的“库玛瑞女神”达成协议,成为“地下神国”(也即航船)的地上守护者,奉库玛瑞女神为主。
  ;;;;作为回报,他们可以持续从库玛瑞处获得“智慧泉水”。
  ;;;;尽管一直有节制生育,囤积泉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泉水最后还是不够使用。所以往往会受到根本无法离开加德满都百米的西贝货女神节制。
  ;;;;形同瘾君子和毒贩,毫无尊严可言。
  ;;;;尽管时常会出现鼓励早生早育,追求自由,回归野性的领袖出现。
  ;;;;但是总归大部分人都无法承受从有灵智的人,变成无智野兽的痛苦。
  ;;;;或者自己能够承受,却像贾南德拉一样无法忍受让自己的后代和族人承受的。
  ;;;;夏尔巴家族的英雄好汉屈服在“智慧泉水”的诱惑之下,实在是一种常态…
  ;;;;二十人份的泉水,这是贾南德拉无法拒绝的价码。
  ;;;;少年时,他不止一次鄙视过自己的父祖们对于这个虚有其表的库玛瑞女神的奴颜婢膝。
  ;;;;但是时过境迁,异地处之,他又不得不做出了和父祖们相同的选择。
  ;;;;不是因为父祖辈愚昧无知,而是他们为了不让儿孙辈愚昧无知,他们别无选择……
  ;;;;都是为了孩子!
  ;;;;“伊芙,艾玛,把东西好好的带回去。”
  ;;;;“父亲!!不可以啊!”艾玛和伊芙情绪激动之下,连雪人变身都无法维持,直接变回了浑身的人形。
  ;;;;“贾南德拉,你很明智。你的女儿们看着也很不错,要不要我破格提拔她们做这一次的女神人身啊?”
  ;;;;振聋发聩的声音隐隐透露出邪恶的意味,除了声音大,听起来和街边的流氓地痞没有区别,毫无女神的神圣可言。
  ;;;;这声音听起来甚至给人以一种窥视的视线一样的感受。
  ;;;;伊芙和艾玛像是被人用黏答答的舌头上下舔舐了一样,惊慌失措地用手护住上下,在地上缩成了一团。
  ;;;;贾南德拉熟练的从自己机械腿内置的隔层里掏出两件粗布短衣扔给自己的女儿。
  ;;;;“库玛瑞!别打我女儿的主意!不然你会后悔的!
  ;;;;老规矩泉水给我们,我跟你进去。”
  ;;;;闻言,库玛瑞没有多说什么,剑脊墙壁上一阵波动,顺遂地从其中探出一条液态萤石手臂,将二十五个拇指粗细的水晶瓶递到了贾南德拉摊开的巨大手掌上。
  ;;;;看着到手的智慧泉水,不循规蹈矩的伊芙,悄悄地在贾南德拉巨大身形的掩护下,戳动自己父亲布满浓密白色毛发的后背,压低声音说道:“父亲,东西到手了。我们直接跑吧!”
  ;;;;“哧!”一道幽蓝色莹石组成的巨大石刺从伊芙背后的石壁上激射而出,直往伊芙的头部而去,被贾南德拉用肉掌挡住。伊芙就看见自己父亲原本开山裂石只若等闲的手掌直接就被石刺扎穿了!鲜红的血液喷了一地。
  ;;;;“我是很虚弱,但是你们也不是你们强大的先祖。小姑娘,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拿你们没办法吧?”
  ;;;;“不要胡闹。”这是对伊芙说的。
  ;;;;“把泉水带给需要的族人。以后看顾好你妹妹。”这是对艾玛说的。
  ;;;;在女儿怀中放好至关重要的智慧泉水,贾南德拉回头向上无限留恋地看了一眼,似乎穿过厚厚的岩层阻隔,看到了岩层之上繁华的人世,轻叹一口气直直的走入了剑脊墙壁之中,仿佛是穿过了一层水幕一般。
  ;;;;除了点点涟漪,一切波澜不兴。就好像贾南德拉.里塔.夏尔巴这个人从未存在过一样……
  ;;;;但是我们知道,他是一位伟大的族长,一位不那么合格的父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