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基础演绎法,弹簧腿,柜中世界(3)

  哈利波特之圣杯系统最新章节
  ;;;;很快两只灰黑色的长耳朵杂种长毛小猎狗被牵了进来。两只可怜的小家伙被牵进来的时候还在不住地分泌着泪水和眼屎的混合物,显然是被鲱鱼罐头毒害得不轻。
  ;;;;雷斯垂德看着大侦探从容地给两条刚刚见面的警犬下达了指令,两只本来应该只听从驯养者指示的汪星人就非常积极地在房间内开始了搜寻,很是吃惊。
  ;;;;哈尼和维尼的训练一直都很完善,之前也没有见过夏洛克,怎么会像他们的父亲托比一样这么听夏洛克的话呢?这玩意也能遗传?
  ;;;;对于大侦探要干什么,雷斯垂德已经大致理解了,但是:
  ;;;;“福尔摩斯先生,你是怎么知道嫌犯身上有鲱鱼罐头的味道的?是刚刚在里面发现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线索吗?”
  ;;;;“不,我闻出来的。我以前试过那个……地狱的味道,有些过敏,所以印象深刻。”
  ;;;;大侦探敷衍的随口解释着,袖管深处的臂弯处之前为了让狗明白自己意思激发的龙鳞状纹路此时才缓缓的淡去。龙血酒的强化是全面的。
  ;;;;雷斯垂德并不相信一个能够在发癫的时候畅饮福尔马林的家伙会对区区鲱鱼罐头过敏。
  ;;;;大侦探表现出来的嗅觉已经不是正常人可以拥有的了!他也接触过国家骑士团的考察人员了吗?
  ;;;;雷斯垂德有了自己的猜测,没有再提出疑问,新人还在边上,这种隐秘不适合在他们面前讨论。
  ;;;;他暗暗下定决心:
  ;;;;“这家伙虽然不修边幅,但是这两年看着反倒年轻了。我的身体训练已经达到极限了,也许答应他们不失为一件好事……”
  ;;;;哈尼和维尼明显找到了方向,在非洲馆简单转了两圈之后就直接低头一路出了非洲馆。
  ;;;;维尼的性子还是有些跳脱,在路上明显对几枚拥有黄金斑点的南非第纳尔金币产生了不该有的兴趣,被跟在后面的驯养员及时制止了。
  ;;;;这些老托比配种繁育的小家伙当中成功继承父辈灵敏嗅觉的几只都有一些喜欢收集亮晶晶的值钱的小物件的奇怪爱好。大部分再被训练矫正之后都得到了改善。
  ;;;;维尼是当初这种表现最为突出的一只,嗅觉也是最好的。现在看来,对于它的强化训练还要继续开着。
  ;;;;“嗅嗅……嗅嗅”回到正轨的两条小灰狗就那么顺着西楼梯一直上了六楼。
  ;;;;沿途虽然有过几次迟疑,但是很快又继续向上,一直来到了六楼亚洲馆93号展厅日本武士盔甲samuraiarmour附近的气窗边上。
  ;;;;到了这里两条小狗就开始打转,不走了,并且一个劲地冲着气窗吠叫着。
  ;;;;疑点很明确。雷斯垂德和大侦探交换眼神之后,让所有人分散找个之后,完全确定了问题。
  ;;;;整个93号展厅,那至于整个六楼都只有这么一扇气窗是开启的!
  ;;;;老规矩提取可能存在的指纹。拓片很快就能够分辨了。完整清晰的新指纹只有一组,不属于已知的任何人……
  ;;;;方向错了?这个气窗的大小,也明显不允许一个五英尺高的家伙不留痕迹的通过,除非他会东方秘传的武术缩骨功,或者印度的古瑜伽术。
  ;;;;大侦探再次仔细检查了一下那扇气窗,这是?
  ;;;;“一种黏液?”大侦探用带着手套的手取了一些,在手中拉出了一条亮线一样的液体丝!
  ;;;;也许结合之前嫌犯是个巫师的判断,一个阿尼马格斯?蛇类或者其他软体生物的阿尼马格斯?
  ;;;;如果是魔法部登记在册的,这个笨贼就更好找了。
  ;;;;“把楼顶的门打开,我们去上面看看。”
  ;;;;黏液的痕迹,特殊装置留下来的奇特足迹,屋檐处被踩断的缺口!
  ;;;;循着足迹的指向,出色的警探们,很快复原出了那条位于屋顶上,奇特而非人的移动轨迹!
  ;;;;同时成功的在那家用鲱鱼罐头做馅料烤制仰望星空派的披萨店找到了第一个目击者。
  ;;;;这位学徒工因为无法忍受统一留着八爪鱼触须一样络腮胡和光头的老板和前辈店员对于黑暗料理仪式般的诡异追求,躲到了气味熏不到的屋顶,意外之下看见了嫌犯。
  ;;;;披著黑斗篷,戴著头罩,穿着白色紧身服,有一双寒光闪闪的利爪,穿着其他钢靴,巨大的鼻子,眼睛放着红光的男子。
  ;;;;起先学徒还以为自己是在那个诡异的烹调仪式下出现了幻觉,现在看来,那是真的。
  ;;;;并且按照这个外貌描述,以及对方惊人的弹跳力!嫌犯似乎就是那个传闻中的弹簧腿杰克!
  ;;;;“呵,看起来是个无聊的模仿犯。不过……”
  ;;;;名为“ineffable(妙不可言的)”的披萨店里大侦探略微迟疑地看了看另外几个年轻警员。
  ;;;;雷斯垂德会意地示意其他人先押着那些疑似邪教分子的胡须光头男回苏格兰场,自己则和另外一名须发花白,扎着单马尾的英俊老大叔探员一起在夏洛克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交给国教骑士团吧。我虽然很肯定那个蹩脚的模仿犯先生不是传闻中的弹簧腿杰克,但是他的魔法和机械制造能力的确都很出色。你们是管不了了。”
  ;;;;大侦探头也不抬地说着,一边还在打量着手中那块带着整杀鲱鱼莫名其妙的绝望和一种诡异的,不可名状的神圣意味的“鲱鱼罐头馅鲱鱼仰望星空派”。
  ;;;;以雷斯垂德的格斗术套路,以及对面那位老警员深不可测的实力,夏洛克很肯定他们和国教骑士团这个负责限制巫师,抵御暗夜种族威胁的神秘半政府部门脱不了关系。
  ;;;;自己的哥哥,迈克罗夫特引以为傲的军情六处特别行动部和这棵扎根于帝国最深处黑暗之中的参天大树比起来差不多就是个笑话。
  ;;;;“正有此意,福尔摩斯先生。自我介绍一下,国教骑士团,骑士加拉哈德(sirgalahad)。”
  ;;;;英俊老大叔“警员”笑着点头示意道,
  ;;;;“还有什么可以指教的,或者,您有兴趣加入教团补充我们残破的圆桌吗?”
  ;;;;“对方的外貌并没有太多的考察价值。并且我是你们的话会查一下是谁,为了什么昨天开启了那扇气窗。
  ;;;;并且相比较于你们所说的驱魔教团,我还是对做一个闲散咨询侦探更感兴趣一点。”
  ;;;;大侦探说着话,顺手就把那块他之前自称会过敏的东西吃了下去,根本没有在意雷斯垂德担忧而劝阻的眼神。
  ;;;;那种派一看就有毒好吗!
  ;;;;“嗯,多汁而弹牙,意外的可口。带着莫名的知识的味道!”
  ;;;;大侦探简直是魔鬼,一边吃,还能一边无所谓地舔着沾了绿色汁水的手指!
  ;;;;“侦探先生。有些东西不应该随便尝试,有些东西更不应该随便拒绝。你……”
  ;;;;加拉哈德看了看目露哀求的雷斯垂德,缓了一口气,还是说道,
  ;;;;“好自为之吧。”
  ;;;;“如果你们要忙,就请自便吧。代我,向贵团中代号亚瑟的狂徒问声好。
  ;;;;告诉他,最好老实一些。不列颠有一位立宪制的女王陛下已经足够了。
  ;;;;时代变了,不列颠不需要一位激进的骑士王。走了记得帮我带好门,雷斯垂德。
  ;;;;哦,免费的披萨和派我得多吃一点。起的这么早,我的确是有些饿了。”
  ;;;;大侦探头也没有抬,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以含混不清又极快的语速说着。他很确定对面这两位都听得见。
  ;;;;“我喜欢你的幽默,侦探先生。没有亚瑟这个代号,或者说女王陛下就是教团的骑士王。
  ;;;;我们是陛下手中最利的矛!这一点无可置疑。相信我,我们很快会再见的。再会。”
  ;;;;加拉哈德率先离去,雷斯垂德跟上,临近关门时,又回头对大侦探说了一句:
  ;;;;“伙计,听着不管怎么样。作为朋友,我还是建议你一会去拜访一下华生医生。这些东西吃了,不一定会比福尔马林伤害小。”
  ;;;;“了解。”咀嚼继续。
  ;;;;少倾,大侦探吃完了这些诡异的食物,用餐巾豪放地擦着自己胡子拉碴的嘴唇。
  ;;;;老实说,哪怕把莫里亚蒂无害化处理了,欧陆最近的局势依然向着那个曾经最出色的战争贩子的设想在发展着。
  ;;;;尤其是最近几年的不列颠,就连女王陛下都显得有些反常。三年前,华生受邀成为了汉斯.斯隆爵士那样的王室私人医生。
  ;;;;就诊的第一天,他就隐晦地告诉过夏洛克,他引咎辞职的日期可能会非常快。可是三年了,女王陛下还活着呢!
  ;;;;大侦探有些看不懂了。
  ;;;;政治真tm是一个该死的东西!王权也是很见鬼的东西。一位领导者在位时间太长,有些时候可能真的会出现很多变化……
  ;;;;“无所谓,你们是陛下手中最利的矛?那我就是不列颠人民之盾!现在iironman!”
  ;;;;隐藏在猎风衣和西方之下的臂膀上,金属甲片和传动齿轮飞速地延展着,在接近袖口的地方又及时停住了,并且迅速向回褪去着。
  ;;;;洒脱地扔下沾着绿色汁液的餐巾,大侦探起身推门离去了。刚刚到仰望星空派真的激发了他很多灵感,也许那帮人能够被放出来的话,还可以过来吃吃看。
  ;;;;不过现在他要去找花生了……
  ;;;;街角,先行离去的两人。
  ;;;;“弹簧腿杰克的事情我来跟进,你的入团任务确定了,最近一个月盯紧他就可以了。”
  ;;;;加拉哈德用绢布擦试着自己银白色的配枪,淡淡地对雷斯垂德吩咐道。
  ;;;;稍微迟疑了一两秒,雷斯垂德还是点了点头,缓步跟了上去。
  ;;;;身后的声音继续传来:“维护大不列颠统治,守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未来的sirbedivere!”
  ;;;;雷斯垂德顿了顿,头没有回,上下点了两下,跟着大侦探的脚步走掉了。
  ;;;;………………………………………………
  ;;;;时间回到今天凌晨两点的时候,大英博物馆非洲馆,密室仓库。
  ;;;;兰斯洛特正以沉醉的眼光打量着眼前汉斯.斯隆爵士的奇物柜。
  ;;;;哪怕没有奇物在里面了,这也的的确确是一个漂亮而精美,能够极大激起个人占有欲的柜子!
  ;;;;兰斯洛特之前有幸在荷兰阅览过一副叫做《屋角奇珍》的画作。
  ;;;;在这幅设色明快、线条清晰的油画中,人们能够看到华夏的茜红刺绣、土耳其的猩红地毯、日本有田烧柿右卫门式菊瓣碗和日本黑漆嵌螺钿(ti)刀等亚洲奢侈品。
  ;;;;此外,房间一隅还默默地矗立着一个建筑感极强的黑檀嵌象牙玳瑁多宝柜。哪怕是在满室的奇珍异宝之中这个柜子也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画家的姥爷便是制作这种柜子的能手。
  ;;;;文艺复兴之后,西方兴起了一股持久的收藏热,用以庋藏奇珍异宝的多屉藏宝柜应运而生。
  ;;;;就像同一时期的晚明收藏热催生出万历柜(亮格柜)、清代收藏热催生出多宝格一样,文艺复兴式藏宝柜这种兼具收纳和展示功能的专属家具的出现,恰恰是社会富足安康的产物。
  ;;;;金玉其内,自然不可败絮其外,太平盛世里家具自身的美观也不容忽视。
  ;;;;17世纪荷兰富庶人家里箱柜之类的庋(gui)具,提供的不仅仅是储物功能,更多地满足了主人对房间的装潢需求。
  ;;;;荷兰人制作家具时,除了会用到欧洲本土出产的橡木、橄榄木、杉木、枫木和赤桦木,还非常青睐来自热带及亚热带地区的良材美木:乌木、蔷薇木、紫心木、桃花心木、黄杨木……
  ;;;;当时voc进口到荷兰的大宗商品中,产自印度和毛里求斯的黑檀,因其均匀沉稳的玄色和坚实光滑的质感,成为荷兰家具制造商的无上心头好。
  ;;;;荷兰家具装饰方面深受东亚传统工艺的影响,髹漆、螺钿、百宝嵌,不一而足。从某种意义来说,荷兰庋具不啻是一门全球性综合艺术。
  ;;;;眼前这口柜子就是一口由橡木贴黑檀木为主体打造的黑檀多宝玳瑁象牙柜!
  ;;;;从破损处可以看出,其主体框架用的是橡木,贴皮则是黑檀木,以兰斯洛特不高的艺术鉴赏能力,这些黑檀贴片应该是印度深山黑檀而不是毛里求斯黑檀。
  ;;;;其他部分还用到了橄榄木、蔷薇木、紫心木和香柏木;在髹饰方面,这只柜子仿效了日本莳绘漆艺之一的“梨子地”(nashiji)。
  ;;;;柜子表面上的颗粒状漆饰宛如梨皮,17、18世纪的欧洲人形象地称它为aventurine“沙金石”。
  ;;;;这样一口明显荷兰黄金时代的多屉藏宝柜,本应是珍藏着自然界的奇珍,韫着人世间的巧物,彰显着自身的奢华,传递着东西方艺术的无上瑰宝。
  ;;;;柜中不知岁月,世上自有神仙,此之谓也!
  ;;;;但是现在它就这么无可奈何的闲置在这样一间仓库里,不显眼处的金漆都隐隐有被人揭去的迹象!
  ;;;;这实在是暴殄天物!
  ;;;;“就让我来好好保护你吧!兰斯洛特.m.福尔摩斯先生身载无上之圣杯系统,偶尔在你的体内进进出出,也不算是辱没了你啊!”
  ;;;;自恋了一句,兰斯洛特美滋滋地向弱小,无助又可怜,根本无法逃离的奇物柜伸出了自己邪恶的钱包!
  ;;;;一般来说,落袋为安……
  ;;;;安个锤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