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赤霄剑,斩立决

  纯阳武神最新章节
  ;;;;(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海陵城。
  ;;;;一座能有三千余年的古城,为一州主城腹地,一条护城河绵延数百里,直入通扬运河。
  ;;;;此时,能有二十来丈高的巍峨城墙上,一名中年男子羽扇纶巾,左手负于身后,遥望四方。
  ;;;;在其身边,是一名身着幽蓝莲花纹甲胄,络腮胡子的中年人,城墙上驻守的许多兵士目光落下,就露出敬畏与艳羡之色,敬畏的是从四品的汉威将军,一流混元境的大高手,艳羡的则是那一身莲花纹铁甲胄,不是一般的精铁打造,而是工部兵匠大师以秘法淬炼的莲花纹铁打造而成,是真正的无痕宝甲,就算是寻常二流高手倾尽全力,也休想在上面留下一丝痕迹。
  ;;;;“端木龙主,代价是否有些大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城头上,这位驻守海陵州的从四品汉威将军开口了,眉头蹙起,有些不能接受,道:“圣上重民生疾苦,爱民如子,这一下即便可以瓮中捉鳖,要付出的,也不是一万、两万的代价。”
  ;;;;被称作端木龙主的中年男子摇头,淡淡道:“与曝露出来妖兵路的入口与妖族的大计而言,不说一万、两万,就是十万、二十万也在所不惜,这是大义所在,身为大汉子民,死得其所,势必会于史册留名,为后代所铭记。”
  ;;;;顿了顿,这位端木龙主轻摇羽扇,道:“等了十余年,时机差不多了,鱼儿已经上钩,可以撒网了。”
  ;;;;络腮胡子汉威将军闻言。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
  ;;;;官道上。
  ;;;;几名七杀剑宗弟子严正以待,浓重妖气扑面而来。
  ;;;;五十丈,四十丈。三十丈!
  ;;;;等到千余妖师临近十丈之地,锵的一声。七人长剑出鞘,皆守于龙尾之地,欲倾力一战。
  ;;;;嗡!
  ;;;;突兀的,没有半点征兆,官道大地之上,有光华氤氲,浮现出来一道道蜿蜒如龙的光纹,这光纹缔结蔓延。径直将几名七杀剑宗弟子与那千余妖师隔断。
  ;;;;几名七杀剑宗弟子相视一眼,顿时松一口气,但很快又露出忧色,此时光纹蔓延生长,淡金色的光华升腾,已经开始扭曲空气,模糊视线。
  ;;;;“不好!”
  ;;;;有妖兵捕捉到七杀剑宗几人的神色,就知道不对,而此时,千余妖师已经感到一股源自灵魂的可怕威严。空气凝滞,生出将他们禁锢的迹象。
  ;;;;砰!
  ;;;;有妖兵出手,硬撼隔断前路的淡金色光幕。却自手掌开始,整个人如风化的山岩,碎裂成齑粉。
  ;;;;昂!
  ;;;;有淡淡的龙吟声响起,紧接着,自普通妖丁开始,渐渐承受不住这股深入灵魂的威严,一个个瘫软匍匐下来,浑身筛糠一般,瑟瑟发抖。
  ;;;;溱潼古镇。
  ;;;;刚刚走过镇门前牌坊的摩宣千夫长。这名身着深青色甲胄,身材修长。眉眼俊朗的年轻妖族强者神色大变,看大地之上突兀升起的如龙光纹。可怕的威严气机升腾,伴着浓重如海的杀气。
  ;;;;他浑身一紧,没有半点犹豫就抽身后退。
  ;;;;“退!退!退!”
  ;;;;他开声吐气,声如炸雷,远远传递出去,但除了完全化形的妖兵强者和少数天赋体质尤为强横的妖丁,九成以上的妖丁都承受不住这股突然升起的威严压迫,匍匐瘫软在地,动弹不得。
  ;;;;此时此刻,这位妖族千夫长已经顾不得那么多,那股威严气机攀升的速度太快了,他估摸着再过半炷香,就连他也承受不住,只能成为待宰的羔羊。
  ;;;;呼!
  ;;;;十息后,布镇司前,年轻的妖族千夫长看那剧烈波动,通往妖兵路的裂缝,就勃然色变,妖兵路尚未稳固,现在在那威严气机之下,竟生出了崩溃消失的迹象。
  ;;;;身后百丈外,亦是同样惊惶退避的三十余名妖兵,但普通妖兵已经不见,唯有伍长级人物才勉强支撑到此地,短短十息,就连初入三流之境的妖兵强者,都承受不住那攀升的威严气机,匍匐倒地。
  ;;;;“摩宣千夫长!”
  ;;;;“该死!”
  ;;;;年轻千夫长回头看一眼,就咬牙,眸子中血光涌动,两轮血月沉浮,他没有想到人族居然如此能够隐忍和舍得,若非如此,他宁可徐徐图之,也不会令得妖师出镇,进行追杀。
  ;;;;“走!”
  ;;;;但形势比人强,眼下由不得他不低头,年轻的摩宣千夫长再转身,就要退入妖兵路。
  ;;;;吟!
  ;;;;有剑鸣声响起,堂皇而刚阳,摩宣千夫长脚步戛然而止,在他变得惊骇的目光下,妖兵路裂缝前,那本来被妖气侵蚀,化作银灰色剑影的天子龙气,骤然间迸发无量光。
  ;;;;那银灰妖气似乎镜面一般崩碎,显露出当中一口赤金剑影,一条赤金真龙张口,吐出四尺龙身,赤金龙鳞闪烁神辉,威严如海,且凌厉无匹,无坚不摧的剑道锋芒散溢开来,虚空开始剧烈波动。
  ;;;;“赤霄剑!”
  ;;;;年轻妖族千夫长几乎是一字一顿道,虽然明白这只是一道天子龙气所化,但依然不可抑止地生出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颤栗。
  ;;;;大汉赤霄剑,大汉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无上神兵,五千余年来,不知道染过几多妖帝血,甚至在妖族中有传闻,当年九大妖圣被打入无尽的时空乱流中,这口大汉历代汉天子传承的赤霄剑,曾经饮过妖圣血。
  ;;;;五千多年来,多少妖王,妖帝,在这一口赤霄剑下殒命,摩宣难以想象,他不敢再踏步,而身后百丈外,三十余名伍长级,百夫长级妖兵已然瘫软在地,赤霄剑于他们而言,不比一位妖族大帝亲临,而来得逊色分毫,那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敬畏,不分种族,是生生杀出来的无上威严。
  ;;;;昂!
  ;;;;赤霄剑虚影震鸣,有龙吟震九霄,倏尔当空一剑,赤金剑光照亮了数十里高天。
  ;;;;甚至在同一时刻,海陵州境内诸镇县,同样有剑吟声如龙,赤金剑光交织,笼罩了整个海陵州。
  ;;;;此刻,如果有证道元神的顶尖人物立于天穹之上俯瞰,就会发现那一道道淡金色的光纹交织,竟在整个海陵州大地之上缔结交织成一个古朴威严的大字。
  ;;;;以一州之地为纸,以阵纹为笔墨,这是一个斩字。
  ;;;;不是寻常文字,而是天子龙文。
  ;;;;天子开口,君无戏言,斩立决!
  ;;;;剑光起,官道上,诸妖匍匐颤栗,苏乞年长刀拄地,虽然不似众妖一般如此不堪,但在天子龙威之下,气机笼罩,祖窍神庭中精神力被死死压迫,渐渐动弹不得。
  ;;;;心思敏捷如他,也猜测到一些虚实,看眼前数以千计匍匐在地的妖族,这突起的笼罩之地难以想象的大阵,显然是针对妖族,但想要分清敌我也不可能,只是力量少了几分针对,但威严气机丝毫不少。
  ;;;;等等!
  ;;;;他目光一动,就抓起腰间一物,却是那随身的护龙令。
  ;;;;此刻,这枚非金非银的护龙令上,竟然密密麻麻生出了三万多枚极细微的金鳞,这金鳞此刻散发出来朦胧的光华。
  ;;;;几乎是福至心灵,苏乞年运转变得极为生涩的混元气血,注入这护龙令中,既而,这护龙令光华暴涨,紧贴肌体皮膜,将他笼罩在内。
  ;;;;瞬间,苏乞年浑身一轻,那落到身上的威严气机消弭,气血精神运转如初。
  ;;;;果然!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心中笃定,看来此刻复苏的大阵,多半与这海陵州护龙山庄有着莫大的关系。
  ;;;;催动护龙令护体,消耗不小,苏乞年估摸着,若是寻常候补龙卫,哪怕是初步筑基的三流高手,多半也只能勉强护持己身,遁出大阵笼罩之地。
  ;;;;但于苏乞年而言,他足踏《镇龙桩》,汲取大地深处的生命元气虽然因为大阵复苏而受到不小的阻隔,却也能勉强与消耗持平。
  ;;;;似乎是为了印证心中的猜想,苏乞年一步迈出,一掌落下,将一名匍匐在地的妖丁击毙,他目光如炬,精神力敏锐,顿时发现那护龙令上,又多出来一枚细如微蚁的金鳞。
  ;;;;护龙令生金鳞,虽然不清楚到底预示着什么,但下一刻,苏乞年的眸子就变得冰冷,于他而言,此刻这诸多匍匐在地的妖族,将是他难以估量的财富。
  ;;;;嗡!
  ;;;;苏乞年翻掌,元始熔炉在掌心浮现,炉盖掀开,他手持元始熔炉,就对准了匍匐在地的诸多妖族,龟蛇拳真意运转,顿时,数以十计的妖族被摄拿,逐渐变小,被收入炉中,而后混元气血催动,化成熊熊混沌火焰,将落入其中的诸妖炼化成灰,仅剩下最精纯的气血,最后也被淬炼,一名妖丁,炼化到最后,就是小半滴纯净无瑕的元气液。
  ;;;;苏乞年面前,匍匐在地的众妖露出惊恐之色,既而就看到苏乞年迈步,手中一口巴掌大的元始熔炉,似乎行走在人世间的神祗,所过之处,几乎每过数息,就有十余名妖丁被那巴掌大的熔炉收入其中,炉身一震,最后落下来的,只剩几缕青灰。(求月票,订阅。)(推荐一本书,天命成局的《大蛮部》,一个始于蛮荒,起于苍茫,一个久远到不为万族所知年代的故事,他们不跪天,不跪地,不敬鬼神,无所畏惧!他们,被称为——蛮!)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