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服,来战!(一更)

  纯阳武神最新章节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今三更,第一更送上。)
  ;;;;散花楼三楼。
  ;;;;桌椅皆震,杯盘狼藉。
  ;;;;突如其来的一声道喝,振聋发聩,震得三楼很多江湖散修心神颤栗,身子都哆嗦起来。
  ;;;;哪怕是此刻三楼几名启辰县有头有脸的三流高手,名门大户,也自心灵深处生出一种恐惧感。
  ;;;;好深厚的真气!
  ;;;;以及伴随着这一声道喝,其中蕴藏的可怕的精神威压,就是他们曾经见过的一些二流高手,似乎也有所不及。
  ;;;;但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从这一声道喝,他们可以听出来,来人很年轻,除此之外,就是这一声道喝,那仿佛蕴藏着雷霆之怒的三个字。
  ;;;;苏乞年!
  ;;;;武当小神仙,苏乞年?
  ;;;;难道那一位小神仙到了这里?
  ;;;;这时候,三楼很多人也都反应过来,那一位不是传闻练功出了岔子,已经半废了吗?怎么会到了他们这启辰县中。
  ;;;;突兀的,有人浑身一震,心中就生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目光落到角落里,那唯一一张毫发无损的桌子前,那个鬓发如雪,满身沧桑的少年。
  ;;;;“杜家主!那是……小天师!”
  ;;;;临近了,有靠在三楼窗口的江湖散修瞪大了眼珠子,看那杜家家主杜全生身边,那一个紫红八卦道袍的身影。
  ;;;;在龙虎山,唯有掌教亲传弟子,才能身披紫红八卦道袍,而当代龙虎山掌教,另外两名亲传弟子皆已过而立之年,唯有最小的一名弟子,才与眼前之人的年纪相符,也是而今大汉江湖武林,年轻一辈少有的人杰,小天师余绝道!
  ;;;;什么!
  ;;;;这一下,整个散花楼就沸腾了,小天师余绝道到了!
  ;;;;尤其是一些年轻的江湖散修,江湖浪里滚三滚,就为了能够学到一身功夫,扬名立万,现在见到小天师这样的年轻高手,心潮翻涌,顿时难以自抑。
  ;;;;散花街上。
  ;;;;杜全生的脸色很不好看,原来是那一位传闻中半废的小神仙,那么他杜家三名长老不是对手,也情有可原。
  ;;;;不过,一个半废之人,即便还残存有部分武力,但到了他启辰县这一亩三分地,还敢如此张狂!这是根本没有将他启辰县杜家放在眼里!
  ;;;;若是没有半废,杜全生还要思量一二,毕竟是武当青羊峰的掌峰弟子,而今道院新任院主,但既然步入了休命刀劫,这样千年来葬送了历代休命刀传人的无解绝路,就不值得他再忌惮,没有未来的年轻人杰,也只是半个废物。
  ;;;;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杜全生脸色反而平静下来。
  ;;;;散花楼下,杜全生看一眼三名羞愧难当的长老,一言不发,随着身边的小天师登上散花楼。
  ;;;;真的来了!
  ;;;;有脚步声自楼梯口传来,几乎所有人都闭住了呼吸,空气静谧,针落可闻,这时,唯有三楼角落里,有倒酒声响起,这一刻显得异常的刺耳。
  ;;;;到了此刻,一些人已经猜测出来,那个鬓发雪白的少年,多半就是那一位近日传闻半废的武当小神仙,少年白发,不正是练功走火入魔的象征吗?否则又有什么能够令这样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变得如此沧桑,迟暮之气清晰可闻。
  ;;;;终于,小天师与杜家当代家主杜全生登临散花楼三楼。
  ;;;;这散花楼的掌柜,也是整个启辰县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家族与本县县令联姻,不过此时也大气不敢出,不说那位小天师,就是那位杜家家主,也是位等一州刺史的大人物,远不是他所能够得罪得起的。
  ;;;;“苏乞年!”
  ;;;;几乎在登临三楼的刹那,那位小天师的目光就落到了角落里,目光凌厉,似有无穷锋芒内蕴,可怕至极。
  ;;;;真的是他!
  ;;;;这一下,所有人都醒悟过来,居然是那一位武当小神仙!难怪有那样的手段。
  ;;;;但很快有人就露出古怪之色,因为只用看一眼,就明白,那位近几个月来,搅动长安城风雨的武当小神仙,状态并不是很好。
  ;;;;“你来了。”
  ;;;;面对这位小天师,角落里的那个雪白鬓发的少年只是淡淡道,不见半点峥嵘。
  ;;;;“我的东西,你要我亲自来取,我,来了。”
  ;;;;余绝道盯住角落里那个少年,他目光如电亦如剑,想要看穿这个少年的虚实,却发现看不透,但是其一身衰败的生机,却是做不得假。
  ;;;;也就是说,这一位真的出了大问题,不说半废,也相差不多,余绝道知晓,这一位孕神立道,在精神领域,比他更进一步,诞生出来了武道意志,他看不透虚实,也属正常。
  ;;;;“东西不属于你。”
  ;;;;角落里,苏乞年平静道,放下酒坛,抬起酒碗,小饮一口,看上去风淡云轻。
  ;;;;嗯?
  ;;;;一瞬间,整个三楼的空气变得凝滞,一些江湖散修顿时憋红了脸,有些后悔不应该留在这里,太压抑了,空气都变得粘稠,如沼泽,让他们呼吸都变得困难。
  ;;;;“小神仙好大的架子!”
  ;;;;这时,杜全生开口了,他目光微冷,看向前方的那个白发少年,冷声道:“小神仙伤我杜家之人,可是我杜家与小神仙有怨,还是小神仙近日声名鹊起,根本没有将我杜家放在眼里!”
  ;;;;抬头,瞥这位杜家家主一眼,苏乞年放下酒碗,语气虽然平静,却也透出丝丝冷意,道:“路有不平事,有人漠视,自认看透人情世故,瞻前顾后,左右逢源,但总有人要站出来,今天是我,明天可能是别人。”
  ;;;;话音一落,三楼一些散修就露出难堪之色,知晓这位小神仙意有所指,不过同时心中也冷笑,以这样的半废之身强出头,真以为这个行走江湖,就只有行侠仗义吗?那只有初出茅庐的雏儿,才会这样认为。
  ;;;;“小神仙这是质疑我杜家行事不公了!”
  ;;;;杜全生的目光彻底变得冰冷,他盯住了前方的少年,很是不善,他或许顾忌武当和道院里那一位,不会下重手,但也绝对不会留情。
  ;;;;“你没有说错,是非虚实,你也心知肚明。”
  ;;;;然而,接下来苏乞年的回应,就令得三楼很多人心惊肉跳,这是一点脸面也不留,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年,得罪一座一流武林世家,值得吗?
  ;;;;“好!好!好!”
  ;;;;杜全生怒极而笑,周身气机呼之欲出,却见到身边的小天师身形一闪,就到了前方。
  ;;;;“杜家主稍候,东西是余某的,自然余某亲自来取,多日不见,余某正要掂量掂量,这位小神仙,到底精进到了哪一步,时至而今,是不是一如当初,只剩下一副伶牙俐齿。”
  ;;;;看一眼身前的余绝道,杜全生收敛气机,颔首道:“小天师欲出手,杜某自然静候高招,请!”
  ;;;;小天师要出手了!
  ;;;;这时,三楼很多人又露出振奋之色,这是龙虎榜上两大年轻人杰的对决,一个是龙虎山小天师,一个是曾经将其击败,取而代之,而今又遭劫半废的武当小神仙。
  ;;;;人们很好奇,此番交手,该是孰胜孰负,看那位小神仙,恐怕并无多少胜算。
  ;;;;苏乞年笑了。
  ;;;;四方一切种种,都被他看在眼里,他笑了,笑得很冷,这一刻,他目光环视四方众人,那种冷意,仿佛要冻结人的心灵,将所有人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再难化开。
  ;;;;他蓦地伸手指向身前的李匠神,这个有些手足无措的少年,斥道:“你们这群冷血的狗!江湖武林没有打磨出来你们的锋芒和血性,却磨坏了你们的良心!还在这里沾沾自喜地装着老鸟!自认为看透江湖风雨,武林沉浮,哪里有热闹肯定少不了你们!苏某不歧视散修,但今天在这里的,都是渣滓!说的就是你们!”
  ;;;;这一开口,就石破天惊。
  ;;;;紧接着,苏乞年话锋一转,目光就落到那位小天师身上,喝道:“本以为这些时日你能有所思量,没想到还是一如既往,不要装出那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修道不修心,猪油蒙了心!不错!这天下武林有弱肉强食,但绝不该出现在龙虎山这样的道家冲虚之地,天大地大,脸面再大,也大不过这天公地道!”
  ;;;;最后,苏乞年看向杜全生,冷声道:“武林世家,本该维系一方安定,秉承公义,而不是巧取豪夺,杜家家主杜全生,你不用再多说什么,你说的不错,这样的杜家,苏某的确没有放在眼里,若一流世家就是如此,苏某不介意掀翻了它!什么江湖脸面,人情世故,在苏某这里行不通!这样的江湖规则,若是以前没有人撕破,那苏某就来做这第一个!”
  ;;;;“不服,来战!”
  ;;;;四方皆静!
  ;;;;散花楼上,很多人涨红了脸,有羞愧的,也有不忿嗤笑的,众生百态,尽汇于此。
  ;;;;余绝道愣住了,杜全生也愣住了,两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须臾之后,两股于这散花楼上众人而言,近乎恐怖的气机就开始攀升。(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今三更,第一更送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