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传艺之恩!

  纯阳武神最新章节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人剑合一!
  ;;;;段氏三长老眼中浮现一抹惊色,一般来说,能够参悟出来人剑合一的剑道之境,虽不说板上钉钉,却也有极大的把握,在未来证道元神,步入顶尖之列。
  ;;;;这一剑之力,居然有了几分刚刚证道,尚未渡过一重雷劫的顶尖高手的气息。
  ;;;;“小看你了。”
  ;;;;一身黑衫鼓荡,段氏三长老眼中露出几分郑重之色,对于这一意剑,顿时比那云龙枪洛言更看重几分,凭借一己之力,施展出来这样一剑,虽然不是常态,也只有一剑之力,但足以表明,其已经位列禁忌层次,甚至在这一层次中,都处于巅峰,堪称禁忌之王,不过距离半步圣禁,还差了一些火候。
  ;;;;一个出身卑微的小子,一个人在剑道之路上走到了这么远,可以称得上是惊才绝艳了。
  ;;;;叮!
  ;;;;一点火星迸溅,那刺目的剑光刺在那指罡冥日之上,顿时凝滞在了半空中,半步剑意与指意倾轧,竟只是稍逊一筹。
  ;;;;这就令得那三长老眸光更阴沉两分,此子也不知道有何际遇,不仅孕育出来了剑道意志,更强横坚韧无比,几乎可以媲美寻常渡过两重雷劫的元神人物了。
  ;;;;但也仅仅只是二重雷劫。
  ;;;;紧接着,随着这位段氏三长老一声冷哼,指尖灰黑色指罡透发出一股磨灭生机的酷烈气息,那属于一心的刺目剑光,顿时如同被腐蚀了一般,光华一下黯淡下去。
  ;;;;“一心!”
  ;;;;段慕清秋水眸子一颤,身边,苏乞年轻轻摇头,而后迈出一步,就那么毫无征兆,甚至有些诡异地出现在了剑光与指罡之间,屈指轻轻一弹。
  ;;;;铛!
  ;;;;无论是一心凝聚了一身精气神,有去无回的一意剑,还是段氏三长老变了味的寻阳指,都在这一弹指下溃散开来,段氏三长老眸光一凛,而溃散了剑光的一心则倒退十余丈,拄剑而立,面色有些苍白,显然刚刚一剑,已经到达了他的极限。
  ;;;;段慕清则身形一闪,将他扶住,眼中带着几分忧心之色,同时看苏乞年的背影,愈发有一种熟悉感,却不知从何而来。
  ;;;;“圣禁?”
  ;;;;一身黑衫的段氏三长老眼中灰黑神芒一闪,冷冷道:“看来你身上有敛息的秘法,居然连本长老都骗过去了,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在这位三长老看来,虽然刚刚他远远未尽全力,但想要将刚刚那一剑一指分开,没有圣禁之力,是绝难成行的。
  ;;;;而放眼天下,哪怕是而今属于年轻一辈的盛世,高手层出不穷,如同井喷一般,甚至显得有些离谱,但圣禁也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坎,放眼整个大汉,现在已知的,也只有十余人。
  ;;;;这十余人,放眼整个大汉诸势力,大多有画像留存,如这位三长老也尽皆观摩过,却似乎没有一位能够与眼前的苏乞年能够对的上号。
  ;;;;圣禁不同于禁忌,乃至禁忌之王,一旦晋升,就超凡脱俗,再不相同,甚至可得天道造化。
  ;;;;天下间,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位圣禁,难道是来自四方诸国?
  ;;;;段氏三长老心中狐疑,但还是盯住了苏乞年,在他看来,只要镇压了这个年轻人,将成为诸位主上最好的宿体。
  ;;;;虽说不是主动放开祖窍神庭,强行镇压可能会对神庭造成一些震荡,但想来以诸位主上的手段,花费一些时间,也就可以巩固下来了。
  ;;;;“你的话说完了吗?”这时,苏乞年开口了,语气很淡。
  ;;;;面冠如玉,一身黑衫的三长老一愣,没有料到苏乞年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但紧接着,随着苏乞年的目光再次落下,他莫名心灵一颤,有一种源自元神深处的恐惧涌上心头,这种恐惧源自死亡,比之最初他寻到主上时,还要更加浓重无数倍的死亡阴影。
  ;;;;“说完了,就去死。”
  ;;;;随着苏乞年的话音落下,一身黑衫的三长老还没有反应过来,甚至没能捕捉到一丝痕迹,一只看上去平淡无奇的手掌,就在他的眼前极尽放大,瞬间挤满了他眼前的整个世界。
  ;;;;太快了!
  ;;;;快得没有一点痕迹,甚至在那一掌映入眼帘的刹那,这位三长老才真正反应过来,一身修为瞬间迸发,早已变成灰黑色,充满枯寂与酷烈气息的元神真气浮盈出体,在其头顶之上,隐隐浮现出来一片巴掌大小,缓缓转动的灰黑色漩涡,如同古老的轮回的入口,有道果气息弥漫。
  ;;;;果然!
  ;;;;苏乞年眼中光华一闪,手掌依然落下。
  ;;;;一只看上去极其平凡的手掌,在碰触到那灰黑色漩涡的瞬间,就令得那段氏三长老勃然色变,乃至变得惊骇欲绝。
  ;;;;没有想象中的被侵蚀,那手掌不朽,一股难以言喻的神圣气息冲刷下来,更伴着一股难以想象的可怖气血之力,如刀似剑,一下切入了漩涡之中,而后洞穿而过,盖落在这三长老的头顶之上。
  ;;;;砰!
  ;;;;一声轻响,甚至连那三长老迸发的元神气机,都没有来得及扩散出去,就被这一掌生生震散。
  ;;;;同时溃散的,还有苏乞年掌下,属于那位段氏三长老的躯体,如同风化的枯石一般,寸寸粉碎,散成齑粉。
  ;;;;云龙枪洛言露出震撼之色,心神剧震,而远方,一干年轻高手亦瞠目结舌,有人瞪大了眼珠子,甚至有些离谱得揉了揉眼睛,实在难以相信,会生出眼前的一幕。
  ;;;;近年来刚刚晋升元神小成,凝结道果,在云南道如日中天的段氏三长老,被一个与他们相差不多,甚至还要小上两、三岁的青年,一掌打得形神俱灭。
  ;;;;这样的武力,若是一流混元境,即便是圣禁之王,怕也难以做到。
  ;;;;一心死死盯住了苏乞年的背影,刚刚他居然还不自量力,想要为这一位截住那一指以报其解救之恩,没想到却是他自己贻笑大方了。
  ;;;;“是你!”
  ;;;;这时,祭坛之上,那段家老祖枯槁的身形霍地起身,本来浑浊的眸子,一下透出灰红的神光,一股死寂阴暗之气的气机,自身上弥漫开来,而其声音,也从最初的苍老,变得有些稚嫩,便如同是,一个八、九岁的稚童。
  ;;;;“多时不见,别来无恙。”
  ;;;;苏乞年点点头,也不再隐藏,乱神诀隐去,虽然背影身形没有变化,但落到段慕清眼中,就从此前陌生的熟悉感,变得无比熟悉,而这时,苏乞年亦转过身来,看向段慕清,轻笑道:“段姑娘,多年不见,久违了。”
  ;;;;“啊!是你!”
  ;;;;段慕清一下呆住了,而后就喜笑颜开,秋水般的眸子弯成了月牙状,扶住一心的纤手很是有些雀跃,连道:“怎么样,一心木头!本姑娘没骗你吧!”
  ;;;;如此时的一意剑,也有些愣神,本来最初只当是段慕清古灵精怪,随口胡诌,没想到两人居然真的相识。
  ;;;;苏乞年也露出几分感叹之色,转眼间,六年过去了。
  ;;;;朝着段慕清点点头,苏乞年微微躬身,道:“还要谢过段姑娘六年前武当传艺之恩。”
  ;;;;“不客气!不客气!”
  ;;;;段慕清笑得很灿烂,本来就绝美的容颜,此时更加惊心动魄。
  ;;;;“光明……龙王!”
  ;;;;远方,诸多年轻高手回过神来,一个个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而后皆眼前放光,看向苏乞年的目光露出前所未有的激动之色,放眼整个大汉,而今年轻一辈谁不念叨光明龙王之名,这是属于年轻一辈的神话,已经少有人将其当成追逐的对方,只是当成了一个方向,每一日告诫自己,还可能变得更强,自己所付出的,还远远不够多。
  ;;;;同样,这些年轻高手再看向段慕清的目光就生出了惊叹之色,六年前,这位当代镇南侯的独女,居然指点过光明龙王修行,有传艺之恩!
  ;;;;可以想象,等到今日之后,消息传递出去,这位慕清郡主的声名,将震动整个云南道,乃至四方诸道,镇南侯府在整个云南道,乃至大汉的地位,也将愈发巩固。
  ;;;;“苏!乞!年!”
  ;;;;这时,祭坛上,那段家老祖一字一顿道,苍老的容颜,稚嫩而阴冷的声音,如一幅诡异的画卷,令得这地宫中本来就腐朽的气息,一下浓重了数倍。
  ;;;;苏乞年凝神,重新转过身来,看向祭坛之上,沉声道:“没想到你已能开口,看来这位段家老祖已经凶多吉少,你鸠占鹊巢,该是为了修复本源,如今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你要聚集这么多年轻高手,到底有何目的。”
  ;;;;“老祖!”
  ;;;;段慕清咬牙,眸子有些湿润,虽然她早已料到,但一直不愿相信,直到此刻苏乞年开口,心神一颤,身形微晃,被身边的一心拖住纤细的柳腰。
  ;;;;“那本冥子就让你看看,这些时日,本冥子的精进!”
  ;;;;深吸一口气,段家老祖本来枯槁的神形,一下变得饱满起来,白发转黑,一股灰黑色的死寂之气,如同最深沉的黑暗,自其身上升腾而起。(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