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斩圣!

  纯阳武神最新章节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啊!
  ;;;;青雷鬼圣惨叫,不仅仅是手腕被折断,从苏乞年的身上,光明煌煌如神日高悬,这种道息,几乎天生与鬼、冥两族相克,而相比于神族,此子身上的光明道息,更有一种难言的气韵,更加令两族惊惧与厌恶。
  ;;;;这一刻,苏乞年一双眸子也渐渐变得炽亮,如同沾染了光明火,刚刚那冥族圣者的拳法的确惊艳绝伦,但那冥雷神炉拳势激荡,对于苏乞年而言,未尝不是一场熬炼,以冥死之气养光明,对于点燃了光明心的他,圣境法则被禁绝,只能成为光明心燃烧的薪柴,令得他一身光明道愈发精进。
  ;;;;轰!
  ;;;;即刻,自苏乞年双目之中,迸射出两道璀璨的神光,神光如刀,缭绕能有二十万细密的古朴道符,斩入其眉心神庭之中。
  ;;;;噗!
  ;;;;一道逆血吐出,青雷鬼圣如遭雷击,整个人横飞出去,遭受重创,目光混沌。
  ;;;;铛!
  ;;;;这时,一道身影如风似雨,如雷似电,迈着玄妙的轨迹,一拳震退了一名冥族年轻高手,几乎在刹那间出现在了那青雷鬼圣身前。
  ;;;;嗤啦!
  ;;;;他并指成剑,八色道光交织,噗的一声,将其立劈,斩成两半。
  ;;;;哪怕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这位青雷鬼圣近乎沉沦的心绪也在激荡,怎么也没有想到,那锁天一脉传人的精神意志,居然比他还略胜一筹。
  ;;;;“风追羲!”
  ;;;;那被逼退的冥族年轻高手怒喝,通体光华炽盛,宛如一轮冥火大日,他指掌连震,灰发激扬,宛如冥神之子,朝着一袭纯白战衣,面容清秀温润的青年杀去。
  ;;;;风追羲!
  ;;;;苏乞年目光微动,虽然他不识众人,但战王祁清也曾经提点过,人族年轻一辈一些绝顶高手,乃至至强者们,其中就有这风追羲,人皇风家族子,乃是风家当世人皇的嫡孙,一位立身于祖禁的年轻至强者,更有传闻,当世人皇对其很看重,当年甚至亲自传道数年,为其筑下无上道基。
  ;;;;盛名之下无虚士。
  ;;;;苏乞年心中凛然,那青雷鬼圣虽然被他折断手腕,但肉身体魄之坚固,实则更在他之上,在圣境法则被禁绝的境况下,以一记指剑将其轻易立劈,虽然有出其不意,但亦可见其一身修为造诣,着实深不可测。
  ;;;;很快收敛念头,苏乞年再次看向前方,那掌握无上拳法的冥族圣者,刚刚那一拳将他困锁,的确惊艳异常,如非是他经历神日洗礼,根基深厚,更兼光明心点燃,光明不灭,意志长存,否则多半要吃大亏,更不用说借此熬炼己身,将光明道更进一步,一下增加了十万光明道符。
  ;;;;寻常开天境大能成圣,道符十万,便达到了凝结法则神链的门槛,但一想到当初的白凡圣人,三亿道符,立地九转,一步圣人,苏乞年就明白,自己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与前辈先贤之间,有着不小的底蕴之差。
  ;;;;见鬼!
  ;;;;不远处,冥族圣者心情很不好,这锁天一脉的传人简直像是打不死,这短短片刻间,一身道息居然暴涨一截,这简直像是在拿他练功,当成了磨刀石。
  ;;;;一念及此,这位冥圣目光变冷,他是一位强大的圣者,在整个冥族都颇有声名,位列绝顶,距离九转成圣人,也不过只有一步之遥,更因为传承冥雷圣拳,被选中进入黄泉支流,前来截杀人族年轻群英,若是战败在人族年轻至强者手中也无话可说,若是输给一个区区辟地境第四步的存在,日后鬼冥两族,他有何颜面再立足于世。
  ;;;;“一拳杀不了你,那就十拳,百拳!本圣不信,你是神铁打的不成!”
  ;;;;冥族圣者长啸,通体发光,灰紫色雷光缭绕指掌之间,他挥动拳头,勾勒出冥雷神炉,古朴的神炉犹若实质,泛着阴冷的金属光,如一座神山大岳,朝着苏乞年镇落而下。
  ;;;;苏乞年挑眉,语气微冷,道:“同样的招数,不会对苏某起任何作用!”
  ;;;;轰!
  ;;;;一瞬间,苏乞年浑身战血沸腾,他足踏如龙形,背脊如天龙扶摇而起,举拳就向前轰杀而去。
  ;;;;昂!
  ;;;;有龙吟声,神圣堂皇,拳光炽烈,如一轮神日炸开,无量光如瀚海倾涌,对于鬼冥两族而言,光明是最有伤害的,当然,正如阴阳两极,相生相克,不过苏乞年一身光明道,点燃了光明心,与神族截然不同,有着本质的区别。
  ;;;;这一拳,是光阴不灭拳,光明道意在苏乞年的手中衍化到极致,他拳锋如白金铸,晶莹若琉璃,拳光喷涌,光明道符环绕,竟勾勒出了一道沧桑古老的龙形,那是远古天龙的神形,融入了光阴不灭拳的拳势之中,苏乞年而今武意通明,几乎每时每刻,对于战法的体悟都处于精进之中。
  ;;;;铛!
  ;;;;苏乞年以拳锋硬撼冥雷神炉,两股拳势对撞,生出刺目的光束,如万千流星雨,迸射四方。
  ;;;;一拳打出,苏乞年余势不减,他拳锋再动,又是一拳打出,落到那如若实质的拳势炉壁上,迸溅出灿烂的火花。
  ;;;;铛!铛!铛!铛!
  ;;;;苏乞年拳头越来越快,光速的尽头是时间,光明与时间交融,化成的这一门拳法,几乎是苏乞年一身武道的根髓所在,他的拳锋渐渐消失不见,渐渐只剩下了一道光,一缕白金光束,晶莹而绚烂,煌煌而浩大,气息迫人。
  ;;;;噗!
  ;;;;一声轻响,冥雷神炉被洞穿,来自冥族的强大圣者几乎在同时闷哼一声,张口吐出一道灰色的逆血。
  ;;;;杀!
  ;;;;苏乞年口吐杀音,语气平静而从容,他足踏光阴路,举拳向前,无论是身法还是拳法,都快到了一种极致,没有刻意勾动时间禁忌,只是在以光明契合,进行共振,即便如此,也令得那冥族绝顶圣者骇然色变。
  ;;;;砰!
  ;;;;这种攻伐太快了,强如这位强大的冥族圣者,也被一拳打得横飞而起,胸膛溅血,更被光明火灼伤,生出青烟。
  ;;;;“啊!”
  ;;;;身为老辈绝顶圣者,这位冥族强者悲啸怒吼,如非是圣境之力被禁绝,他何以受到如此折辱,居然被一名辟地境的尊者打伤了,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而苏乞年出手不容情,光阴路延伸,几乎如影随形,他化掌为刀,掌锋晶亮,锋芒吞吐,光阴战气如天龙缠绕在指掌之间,宛如一口白金神刀斩落,嗤啦一声,不见半点阻碍,将这位冥族绝顶圣者劈成两半。
  ;;;;冥血溅起,惨叫声惊动了不少三族高手,尤其是人手充裕的鬼冥两族高手,刚刚一瞬间早有人注意,但苏乞年的速度太快了,他们根本来不及出手,等到瞬息之后,那位传承冥雷圣拳的老辈绝顶冥圣,已然被分尸,生生斩成两半。
  ;;;;“竖子猖狂!”
  ;;;;“敢杀我冥族圣者,拿命来!”
  ;;;;“什么锁天一脉,传说就是用来打破的,神话也要湮灭在岁月历史洪流中!”
  ;;;;刹那间,足足三名两族强者出手,脱身而出,朝着苏乞年所在之地杀来,其中两名属于冥族,一名属于鬼族,这一次三人与苏乞年都属于同辈强者,血气旺盛,气息蓬勃,在苏乞年感来,这种气韵,除了天女雷姬之外,年轻一代中,只有当初的帝子殛无,或是东海敖家大太子敖荒等寥寥数人,可以与之媲美,果然此番到来的,都是两族年轻一辈真正的高手,更不用说能够进入这阎罗殿中的,圣禁之王只能说是其中垫底的存在。
  ;;;;“来得好!”
  ;;;;苏乞年眸光炽亮,战意澎湃,这才是他想要的,下一刻,他足踏光阴路,两道一般无二的身影出现在身侧,同时迈步,朝着两族三大年轻高手迎去。
  ;;;;“好胆!区区身法虚影,也敢施展,猖狂不自量!”
  ;;;;“死!”
  ;;;;三名鬼冥两族年轻高手大怒,这是一种彻彻底底的轻视,居然用身法化影来迎敌,真当他们是软柿子吗!
  ;;;;轰!轰!轰!
  ;;;;三人几乎在同时下了杀手,鬼冥气息交织,如三股阴冷的天海洪流,霸道绝伦,道法气息沸腾,显化出三种惊人的异象,有鬼海无边,尸骸漂浮,有冥山万里,冤魂花凄艳,还有地狱犬咆哮,跳跃于九幽之间……
  ;;;;苏乞年面不改色,本体与两道光阴化身同时出手,光阴不灭拳生出滔天的龙吼声,光明如海,战血如太阳湖汹涌,与时间共振,拳光如天龙,又似一道辟世之光,向前冲刷而去。
  ;;;;咚!咚!咚!
  ;;;;几乎在霎那间,苏乞年与两族三大高手同时交换一击,苏乞年身形微晃,足下生根,两道光阴化身亦如此,而三名两族年轻高手则倒飞出去里许之地,踉跄落地之后,皆露出骇然之色。
  ;;;;“不可能!”
  ;;;;三人惊喝,尤其是与两道光阴化身交手的两名冥族年轻高手,整条手臂都生出了痉挛之象,那根本不像是化影,而是真实的血肉,那种气血与精神意志,真实不虚,体魄简直坚固到难以想象的境地,比神铁都丝毫不让。(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打斗有点卡,惭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