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虚空时间,至强战!

  纯阳武神最新章节
  ;;;;(求推荐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阎罗殿中。
  ;;;;苏乞年光明心熊熊燃烧,神庭世界一片光芒绚烂,诸邪不侵,任凭四方杀气冲刷,也岿然不动,面不改色。
  ;;;;不过很快,鬼冥两族诸多高手就齐齐变色,因为人族诸年轻高手,尤其是那为数不多的年轻至强者们,此时发力,迸发出可怖的波动,有禁忌法交织,如一道斑斓神环,强行震开了一条通路。
  ;;;;风追羲,人皇风家族子,纯白战衣如雪,面容温润,但出手却犀利而恐怖,剑指划动,如天剑临世,风雨雷电随行,有混沌气交织。
  ;;;;西荒雷家天女雷姬,紫纱长裙飞舞,她身姿婀娜,容颜倾世,出手凌厉而霸烈,玉手连震,打出一团团炽亮的球形闪电,有破灭气息,那是传说中的破灭禁忌,与雷道契合共振,展现出来了极其可怕的杀伐力。
  ;;;;一名金色战甲的年轻男子,血气金黄绚烂,简直像是一轮神日的化身,他举拳向前,拳光转动,宛如一口黑洞,要将万物绞碎,步履踏动之间,不断闪烁,宛如瞬移一般。
  ;;;;虚空禁忌!
  ;;;;苏乞年还看到一名胖子,简直像是一座肉山,脸上的肉都堆积在一起,形成一道道细嫩的褶皱,他迈步向前,大有地动山摇之势,而所有的杀伐临身,都好像好痛不痒,不能撼动其分毫,更不能令其后退半步。
  ;;;;这是……
  ;;;;苏乞年凝神,这胖子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禁忌气息,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该是一种无上体质,甚至在无上体质中都少有可及的禁忌体质,而这种天生的禁忌体质,赋予其参悟掌握的是……
  ;;;;吞噬禁忌!
  ;;;;诸天万道中,十方禁忌之一的吞噬禁忌!
  ;;;;又有一名白衣如雪的女子,清丽绝伦,带着雍容气质,指掌之间流溢五色光,不过位列小道的五行之力,在其手中,展现出来了堪比禁忌的气息,五色光流转间,宛如一块奇石,一切杀伐意志,都被生生截断,难以长存。
  ;;;;除此之外,还有一名青年,战气如鼎,烙印有草木竹石,虫鸟走兽,他气质沉浑,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大威严,而招式古朴,却势大力沉,堪称无俦,哪怕是鬼冥两族的年轻至强者们,也难撄其锋,被生生震退,现出通路。
  ;;;;神农鼎!
  ;;;;苏乞年瞳孔微凝,这又是一方人皇世家的年轻至强者,出身于人皇姜家,那战气如鼎的异象,正是人皇姜家威震星空的人皇经《神农鼎》,当然,绝非是无上篇,年轻一代尚未有人跻身无上领域,也难以动用无上篇的伟力。
  ;;;;即便如此,这位人皇姜家的年轻至强者,也展现出来一种无敌风姿,即便圣境之力被禁绝,战力之强,也足以轻易斩圣。
  ;;;;此刻,几大年轻至强者发力,横推两族两代高手,转眼间,已经到了那桌案前不足里许之地。
  ;;;;“阻止他们!”
  ;;;;“挡住!免死金牌不容有失,再续一纪元,我两族皇者有望跻身诸神之境,不死不灭!”
  ;;;;“杀!”
  ;;;;鬼冥两族两代高手心中窝火,这么多高手,居然挡不住几名人族年轻高手,尤其是两族年轻至强者们,多达十余位,这样被对手横推过去,必将成为他们日后成皇路上不可磨灭的污点。
  ;;;;苏乞年挑眉,亦足踏光阴路,朝前杀去,免死金牌他自然想要得到,但能够与诸多两族高手交手,磨砺己身,垒实根基和底蕴,更是一种真切的收获。
  ;;;;无声无息!
  ;;;;然而这一次,他尚未近前,一只拳头蓦地自虚无中来,没有半点征兆,就到了眉心前三寸之地。
  ;;;;嗡!
  ;;;;时光雨飞舞,如花瓣晶莹,苏乞年神色不变,看周身三丈之地时间凝滞,一道身影如鬼魅般,几乎在刹那间挣开了时间束缚,而苏乞年也同时抬手,揽雀尾,如封似闭,截住了这一拳。
  ;;;;铛!
  ;;;;拳锋落到掌心,宛如两口神钟对撞,有宏大的金属撞击音,苏乞年目光一凛,手臂震动,微退半步。
  ;;;;再看前方,一道修长而冷厉的身影立在十丈之外,冷冷地注视着他。
  ;;;;“虚空禁忌!”
  ;;;;苏乞年一字一顿道,时间与虚空,一旦契合无间,就可化成诸天第一的时空禁忌,两大禁忌法所蕴藏的极速,普天之下,除了时空禁忌之外,可以说是难分轩轾。
  ;;;;这是一位鬼族年轻至强者,一名身着银白战衣,肌体如黑金铸成的年轻鬼族男子,他生有一头银发和银瞳,嘴唇很薄,头顶更生有一对银角,不似一般的鬼族阴气森森,反而有一种俊朗的气质,只是气息同样阴冷,甚至比一般的鬼圣更加森寒。
  ;;;;“锁天传人,你的路到尽头了。”
  ;;;;银白战衣的鬼族年轻男子淡淡道:“在你陨落之前,记住,斩你的,是鬼族十方皇族之一,魑家族子魑空!”
  ;;;;鬼族十方皇族!
  ;;;;苏乞年心中一动,二师兄祁清提过几句,鬼族有十方皇族,自蛮荒年间至今不变,任凭诸帝族、王族起落沉浮,也与世长存,几乎每一个纪元,都有鬼皇自这十方皇族出世,底蕴之深厚,血脉之强,绝对超出想象。
  ;;;;而其中的魑家,以虚空禁体闻名于世,几乎每一代,都有不小的可能诞生出来这样的禁忌体质,是以这一族,除了身为鬼皇后裔之外,还有禁忌血脉之称。
  ;;;;事实上,无数纪元以来,鬼族皇者,几乎每两个纪元,就有一位鬼皇出身于魑家,也令得这一族长盛不衰,放眼诸天百族,都赫赫有名,堪称诸天最强血脉世家之一。
  ;;;;这是一名劲敌!
  ;;;;苏乞年可以感到,对方体内蛰伏的圣境气息,对方不只是一位年轻至强者,更是一位年轻的圣者,如非是此地圣境之力禁绝,以他眼下的修为境界,想要与之争锋,还有所欠缺,怕有不小的差距。
  ;;;;苏乞年从不妄自菲薄,但也绝不盲目自大,他审视己身,衡量长短,所以才万分珍惜眼下的境况,这样的机会,不亚于一幅浩大的囚圣图,甚至更加彻底,等到完成这样一次磨砺,距离真正开天辟地,也就为时不远了。
  ;;;;嗡!
  ;;;;在注视对手的同时,苏乞年不只是双臂,双腿也渐渐笼罩了一层白金琉璃神光,他背脊如龙,整个人散溢出一股纯净威严的龙息,这龙息神圣、古老,宛如跨越了遥远的时空而来,这是源自远古神兽之王的威仪。
  ;;;;迈入辟地境第四步,吞纳、炼化太阳神液,苏乞年已经将远古天龙神形的四只龙爪全部凝炼成形,四只龙爪分别对应他的双臂和双腿,此时,他彻底勾动远古天龙神形之力,加持己身,面对这种对手,容不得他有半点留手,更是一场生死对决。
  ;;;;魑空看一眼对面的人族青年,这传说中的锁天一脉传人,目光微亮,道:“有点意思,让魑某看看,你复苏的远古天龙血脉,到底给予了你怎样的自信。”
  ;;;;咚!
  ;;;;下一刻,魑空向前迈出一步,他足踏如神山坠落,发出一声巨响,一股堪称惊悚的阴冷血气,如星辰大海一般,破体而出,朝着苏乞年冲刷而去。
  ;;;;昂!
  ;;;;苏乞年同样踏出一步,足落如龙行,伴着一股震天的龙吟声,体内同样堪称惊人的战血勃发,他通体发光,如一轮神日降临,灼热的血气如一片浩大的太阳湖决堤,朝前倾泻,汹涌澎湃,浩浩汤汤。
  ;;;;轰!
  ;;;;两股血气,如阴阳洪流,猛烈碰撞,又好像天鼓擂动,光华四溅,若是在星空中,足以轻易击穿陨星,寻常生命古星,都承受不住这种对决流溢出来的毁灭涟漪,会导致生灵俱灭,宛如灭世之灾。
  ;;;;也就在两股血气碰撞的一瞬间,两人同时动了。
  ;;;;魑空一只手捏拳印,没有花俏,径直朝着苏乞年打去,拳锋如银铸,虚空之力沸腾,几乎在其出手的一刹那,就宛如不存在虚空间隔,将苏乞年的身影瞬间拉近。
  ;;;;而苏乞年则四肢舒展,此刻不急不缓,如白金琉璃铸成,他同样捏拳印,时间之力如光雨,随着他的拳印挥洒,覆压方圆十丈之地,将一切静止,时光之力冲刷,两股拳力尚未碰撞,两股禁忌之力已然短兵相接。
  ;;;;吟!
  ;;;;有轻鸣声响起,宛如自上下四方而来,也好像从古往今来而至,一股宏大的气息衍生,令四方惊动,为之侧目。
  ;;;;时空!
  ;;;;时间与虚空两大禁忌之力碰撞,隐隐诞生出来了时空的气韵,就在这时,两只拳头对撞,若宇宙星空中的两颗绚烂的彗星,相隔了无尽光年,终于有一天遭遇。
  ;;;;哐!
  ;;;;一道震动八方的撞击声,简直不像是血肉之躯,一只拳头如银铸,一只拳头则晶莹灿烂,若白金琉璃雕琢而成。
  ;;;;两人皆一步不退,苏乞年拳锋剧震,只感到一股绞碎一切的可怖力道,伴着滂沱到不像话的血气,更在他之上,而对面,魑空也面露异色,对方不过辟地境第四步的修为,一身血气之雄浑,居然还在不少圣者之上,绝非是寻常半步圣体可比,最重要的是,其血魄之坚固,居然与他一般无二,甚至亦令他拳锋生出轻微的酸痛。
  ;;;;“战圣体!”
  ;;;;魑空沉吟道:“倒是小看你了,不过还远远不够!”
  ;;;;呼!
  ;;;;继而,这位魑家族子再动,竟环绕着苏乞年,演化出来了十道真实不虚的身影。
  ;;;;“虚空如镜,万身一体”!
  ;;;;这是魑家名震浩瀚星空的禁忌身法,铭刻在魑家鬼皇经中,只要领悟了虚空禁忌,就有资格参悟,当年魑家鬼皇以这一禁忌身法,一体万身,差点将那一纪元一位人皇埋葬,堪称凶威滔天。
  ;;;;光明心映照虚空,苏乞年目光凛然,都是真实的存在,他毫不犹豫,勾动时间禁忌,光阴路起,九道光阴化身现世,连同本体在内,十道身影相对,向十方迎去。
  ;;;;铛!铛!铛!铛!
  ;;;;这是一场激战,魑空没想到苏乞年居然还能化出更多的分身,且与他魑家的禁忌身法一般,分身真实,实则都不该称之为分身,皆与本体一般无二,两者之间,竟有异曲同工之妙。
  ;;;;“什么!竟挡住了魑家虚空禁体的杀伐!”
  ;;;;“魑家禁忌身法,也是绝世杀伐大术,此子居然也有同等手段。”
  ;;;;“半步祖禁,加上远古天龙血脉,此子不能留!”
  ;;;;不少鬼冥两族高手被惊动,本来对于魑家族子亲自出手截杀还觉得有些过于重视,但真正交手之后他们反而有些庆幸,此地圣境之力禁绝,恐怕就是九转圣人,也未必会比一位年轻至强者更强几分。
  ;;;;“杀!”
  ;;;;魑空目光渐冷,他通体绽放刺目的银芒,虚空之力如海啸,他指掌发光,一身杀伐力攀升至巅峰。
  ;;;;砰!砰!砰!
  ;;;;九道光阴化身被当场震飞出去,溃散成时光雨,而属于苏乞年的本体也浑身剧震,被一掌震退里许之地,双臂生疼,这种掌力堪称可怖,对方在虚空禁忌的道境领悟上,还要更在他的时间禁忌之上。
  ;;;;呼!
  ;;;;转眼间,属于魑空的十道身影如影随形,苏乞年周身时光雨飞舞,消磨虚空禁忌所展开的极速,两种禁忌之力交织之地,空气扭曲,荡开了如水波般的涟漪。
  ;;;;哗啦啦!
  ;;;;虚无中,没有半点征兆,有数十条如石质的锁链浮现,一下缠绕在了魑空四肢之上,乃至另外九道分身亦被束缚。
  ;;;;“封镇禁忌!”
  ;;;;魑空目光第一次生出了明显的涟漪,露出沉凝之色,他分明感到一身精气神在下滑,状态不复巅峰。
  ;;;;昂!
  ;;;;苏乞年再动,光阴化身再现,他举拳向前轰杀而去,时间、光明、封镇,三重道法尽皆沸腾,封镇禁忌镇压封印,锁住精神,削弱道感,时间与光明缔结交织,合成光阴,苏乞年连同九道光阴化身向前迈步,十缕拳光如穿梭在时间的脉络之上,追溯烙印,寻觅命运轨迹,这一拳,苏乞年没有半点留手,时间禁忌圆满之后,完整的光阴不灭拳势现世,几乎在出拳的一刹那,魑空就感到背脊生寒,竟有一种毛骨悚然感袭上心头,他照见己身气运支柱,发现竟被对方的拳势隔空锁定了。
  ;;;;“好一个封镇、时间双禁忌!”
  ;;;;魑空大喝一声,银白战衣猎猎作响,他双手划动,一点漆黑在指掌之间放大,竟化成了一口黑洞,而十道身影,就是整整十口黑洞。
  ;;;;不同于一般的虚空破碎的洞口,从这十口黑洞中,不仅有虚空破碎之力,更有一种腾挪转换,斗转星移的味道。
  ;;;;轰!
  ;;;;属于苏乞年的拳光没入其中,竟偏离了锁定的命运轨迹,那黑洞咯吱作响,也同时生出了崩溃的迹象。
  ;;;;最后,黑洞崩溃,属于苏乞年的拳力也消弭一空,两人身侧,九道分身消散,两人静立不动,彼此凝视着对方,初次交手之后,两人都暂时止步。
  ;;;;太快了!
  ;;;;从两人交手,到彼此止步,虚空与时间之力都有着这世间数一数二的极速,不过短短的一息光景,甚至一些三族高手都没能看清,皆心下骇然。
  ;;;;“魑某倒是小觑你了,不过结局是注定的,你的命今日注定要被收割。”
  ;;;;魑空再开口,伸手虚握,一口银白长剑,自虚无中凝实,出现在其掌心,这长剑如白银铸成,虽然看似真实,却仿佛不存在一般,或者说,与这阎罗殿中的虚空融为一体,近乎虚无,哪怕以苏乞年的意志修为,也难以洞悉。
  ;;;;“虚空神金!”
  ;;;;有人惊呼,目光灼热,尤其是三族高手中,几名同样执掌虚空禁忌者,神金虽然难觅,但对于这些出身大族,血脉强大的年轻高手,至强者们而言,并非是太过珍贵,但难得的是凌驾于普通神金之上的,如虚空神金这样的禁忌神铁,与执掌禁忌法一般,这种禁忌神铁一样稀少与珍贵,甚至比执掌禁忌法更难寻到。
  ;;;;是以,若是一名掌握禁忌法的强者,再得到一口以同样的禁忌神铁铸就的神兵,将如虎添翼,甚至足以令一身战力百尺竿头,凭空更进一步。
  ;;;;咻!
  ;;;;下一刻,一缕绚烂的剑光,充斥四方八极,太快了,甚至超越了苏乞年的意志感知。
  ;;;;时光雨飞舞,苏乞年勾动时间禁忌,达到极境,于间不容发间错步,光阴路横移,即便如此,他瞳孔也随之收缩,耳畔一缕黑发飘落,被无声间割断。
  ;;;;虚空极速!
  ;;;;动用了虚空神剑的魑空,一身极速更上一层楼,比之前提升了一大截,如非是时间禁忌,苏乞年很难想象,圣境之下,有几人能够避得开这一剑。
  ;;;;不假思索,休命刀坠落神庭,苏乞年握刀,整个人都透发出一股浩瀚的刀道锋芒,如白金琉璃铸成的休命刀,光华不是很炽盛,却如这世间一切光明的源头,苏乞年举刀,刀光垂落,将他整个人淹没在内。
  ;;;;无量光,无量锋芒内敛、坍塌,这一刻,苏乞年化身为刀,原地再没有他与手中刀,只剩下一口能有四尺九寸长,古朴的如石质的长刀。
  ;;;;说是石质,依然流溢金属光,又像是琉璃玉石,晶莹剔透,甚至隐隐可以照见如白金般绚烂的鲜血,流淌在一条条蜿蜒的通路里,宛如人体经络。
  ;;;;嗤啦!
  ;;;;即刻,刀光一闪,划破长空,剑光绚烂,没入虚无。
  ;;;;锵!锵!锵!锵!
  ;;;;刀光与剑光闪电般交击,太快了,火星炽亮,宛如盛开了一朵又一朵绚烂的火花,很快,这诸多撞击声连成一线,成了一道尖锐而恢宏的嗡鸣声,穿金裂石,似要钻透人的神魂。
  ;;;;难以想象,这是怎样一种极速,一些关注的三族高手精神意志动荡,居然无法捕捉刀与剑的轨迹,虚空与时间两大禁忌所拥有的极速,在苏乞年与魑空的身上演化到了极致,两人展开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生死对决。
  ;;;;而相比于苏乞年与魑空,数十里外,临近那巨大桌案之下的十数里方圆,同样展开了十数场毫不逊色的大对决。
  ;;;;直到这一刻,鬼冥两族诸多高手方才认识到了人族的惊艳,这一种族能够以微末之身,在蛮荒后期强势崛起,摆脱沦为血食的命运,必定拥有着诸族所没有的一些东西,这一场截杀到了现在,已经超出了两族的掌控,诸多人族年轻至强者们,也相继展现出来了足以惊艳星空的武力,哪怕圣境之力禁绝,也大有横推同代之力,比两族的年轻至强者们,似乎还要略胜一筹。
  ;;;;叮!叮!叮!
  ;;;;刀光与剑光闪烁,在虚无中碰撞,在真空中斩击,来自鬼族十方皇族魑家的年轻族子愈发心惊,因为他发现那刀光在提速,从最初的略逊一筹,到现在已经并驾齐驱,乃至生出了超越的迹象。
  ;;;;剑道他并不算太过精通,没能参悟到达化身为剑的至境,眼下的境况让他感到有些难堪,几乎已经动用了全力,居然还没有能够拿下对手,这绝对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身为年轻一代的至强者,被一个辟地境的人族年轻高手逼迫到达这一步,更弱了他整整一个大境界,于其而言,可以算是耻辱了。
  ;;;;嗡!
  ;;;;即刻,在其眉心处,一张能有拇指大小,黢黑的鬼脸浮现,有一股浓烈的青铜光绽放,那被苏乞年封镇锁链压制的精气神,再次开始暴涨,几乎在瞬间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境地,剑光一下炽烈,银芒耀目,宛如一轮银色太阳,照亮了四方八极,虚无之地。
  ;;;;铛!
  ;;;;一声巨响,刀光剧震,竟被一剑劈飞出去。
  ;;;;“青铜鬼印!”
  ;;;;刀光内里,苏乞年如一尊神祗坐镇其中,他整个血肉精神,都与休命刀融合为一,借助休命刀,他化身为刀,几乎等同于休命刀身,在过往的许多征战中,休命刀都堪称坚固不朽,难以损毁。
  ;;;;而青铜鬼印,正如人族无上战名一般,乃是鬼界地府的气运加身,凝炼而成,借助这青铜鬼印,当可如人族战名一般,令精气神暴涨,战力倍增。(求推荐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先来6000字,还有4000继续去写,可能会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