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金刚不坏!帝子再现!

  纯阳武神最新章节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光明行者!
  ;;;;食阙中,人们心生摇曳,这一位在三年前的战绩,着实惊艳了一片星空,整个人界,乃至星空诸族,都开始流传其名,只是唯一令人诟病的,是其修为境界,与那些出身非凡,或是身拥无上体质的年轻至强者,有着不小的差距。
  ;;;;三年过去,开天辟地,还有六年就是星空武道大会,其有可能更进一步,轮回成圣吗?
  ;;;;很多人心中感叹,轮回成圣不是说说而已,无尽岁月以来,拦住了多少至强大能,就算其六年后有望成圣,那些早已成圣的年轻至强者,也绝不会原地踏步,只会在圣境路上走得更远。
  ;;;;“转过来!”
  ;;;;云舒冷喝,这样背对着他开口,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吗?而在这须臾之地,若是沦落到动用精神意志去观摩对方真容,更是一种耻辱。
  ;;;;苏乞年不理他,只是伸出一只手扶住中年汉子,在身侧的石凳上落座,这一幕落到很多人眼中,再看向那云舒的目光,就有些异样,这位新晋的锁天传人,可是敢与南海敖家五龙王争锋相对,出言不逊的存在,传闻桀骜不驯到了极点,你云舒再强,也只是两年前入圣,以这一位的性子,怎么可能受你的呼喝。
  ;;;;“放肆!”
  ;;;;这位乾云教少教主明显察觉到众人目光中的玩味,心火升腾,身为年轻圣者,怎容轻视,遑论是这锁天罪子,即便为年轻至强者又如何,他已然剑道成圣,也是圣禁之王,哪怕其开天辟地,身怀战圣体与禁忌法,他也有把握与其一争高下,乃至将其镇压。
  ;;;;锵!
  ;;;;有剑鸣铿锵,云舒向前迈出一步,剑势锋芒神圣而恐怖,却凝于其右手剑指之上,朝着苏乞年后背点落。
  ;;;;吟!
  ;;;;有剑吟声悠长,像是自天云之上而来,剑指所过之处,可见清晰轨迹,却在刹那间就到了苏乞年背后,指尖虚空被戳破,几层虚空断层串在剑指之上,像是几道黢黑的剑环,这一剑之惊艳,令食阙中几位大能骇然,更多的人选择退出食阙,圣者出手,一旦掌控不住气机,就可能殃及池鱼,大能也难以存活。
  ;;;;在剑指将要落到苏乞年后背的须臾间,云舒眸光更冷,不闪不避,真当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身,这种狂妄,更令其眼中浮现一抹森寒之意,剑道锋芒吞吐,法则光辉内蕴,这一剑,简直有将星天捅破之势。
  ;;;;咔嚓!
  ;;;;紧接着,就有如金铁折断声响起,这一剑落到苏乞年背上,非但没有如预料中的将其整个人刺穿,反而崩断了自己的手指,云舒大骇,在剑指折断的一瞬间,就一下后退,回到原地,同时死死地盯住了苏乞年的背影,咬牙道:“你的战圣体怎么可能这么强,比大成圣体都要坚固!”
  ;;;;在云舒看来,自己虽然两年前刚刚入圣,因为积蓄深厚,已然轮回三转,凭借剑道法则之利,就算是大成圣者,也绝不敢站着不动让自己刺上一剑,这苏乞年坐着不动,却崩断了自己的剑指,单论体魄,绝对在寻常大成圣体之上。
  ;;;;好强!
  ;;;;食阙外,退出去的众人咋舌,本以为是一场龙争虎斗,没想到才一瞬间就分出了高下,站在背后,却打不动对方,没有什么比这更尴尬,也可以看出来,乾云教教子与那位光明行者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该死!
  ;;;;云舒面色铁青,他是圣者,比这个锁天罪子还要更强一个大境界,剑道法则居然都伤不了他,毫无疑问,这令他丢尽颜面。
  ;;;;嗡!
  ;;;;他伸手虚握,一口通体如青金铸就的长剑浮现,神辉灿灿,赫然是一口珍贵的神兵,通体以风道神金铸成,剑身锋芒流溢,剑纹天成,显然掺杂有少见的剑道神金。
  ;;;;“住手!”
  ;;;;这时,一道冰冷且雄浑的声音响起,这猎仙城一角,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像是有一片深渊倒悬在头顶之上,无边的幽暗,将要吞没所有的光和热,哪怕是一名藏匿身份,于此磨砺意志的圣者,也不禁动容,闻声识人,这开口之人,绝对是一尊可怕的强者,哪怕他已经步入小成之境,无形中,也感到了源自精神意志的巨大压迫。
  ;;;;咚!咚!
  ;;;;食阙前,古老石道的尽头,伴着沉浑如天鼓擂动的脚步声,一道雄健而幽邃的身影显现出轮廓。
  ;;;;“殛兄!”
  ;;;;云舒看向石道尽头,并未第一时间收剑。
  ;;;;帝子殛无!
  ;;;;人们心惊,哪里还不清楚是什么人到了,这是年轻一代的绝顶强者,成圣时间远比那乾云教少教主早,更是禁忌法的执掌者,身为葬龙谷当代大帝的子嗣,身份之尊隆,与人皇后裔相比,也不过略逊一筹。
  ;;;;此刻,帝子殛无自石道尽头走来,他体态雄健,面容冷峻,如荒冢般的眸子死亡气息浓稠,一头黑发虬曲,气质森严而粗犷,宛如一尊魔神转世,密布全身的黢黑甲胄古朴,像是自深渊中走来的战士。
  ;;;;气息太迫人了,哪怕圣威气机不漏,也令诸多高手头皮发麻,心神不宁,即便是开天境的大能,也不敢直视那一双如荒冢般的眸子。
  ;;;;石桌前,中年汉子有些惊悚,帝子殛无的名头传遍五荒大地,尤其是最近两年,传闻其葬龙体破而后立,曾凭借这一后天铸就的无上体质,生生击毙了一尊冥族大成圣者,有人猜测,其已经在半步祖禁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涉足了至强者的领域。
  ;;;;冤家路窄!
  ;;;;猎仙城中很多人族强者被惊动,在这里磨砺意志的高手不少,不乏大能,圣境人物也有十多位,此时皆浮空而起,露出沉凝之色,关于这位光明行者与帝子殛无的纠葛,早在其未入中域祖地时,就已经传入五荒大地,没想到时隔数年,又在这猎仙城中遭遇,可以想象,接下来两者之间必有一战。
  ;;;;身为而今公认的年轻至强者,光明行者三年前在星空战台上一战成名,名动星空,但那是在辟地境与开天境,修为境界上,与那些同辈的先行者,终究存在着不小的差距,而那些年轻一代的绝顶强者,乃至至强者,有几个不是底蕴深厚,战力皆傲视同代,就算而今其开天辟地,在诸多圣者看来,也依然不够,只是那战圣体刚刚确实出乎意料,这就令得这些圣境人物有些捉摸不透,对于这一战,也颇有期待。
  ;;;;咚!
  ;;;;第九步落下,帝子殛无来到食阙前,像是一堵神山,矗立在大地上,那种可怕的气韵,令得诸多高手一退再退,光明行者身拥战圣体,也等同于一位圣境强者,接下来的圣境之战,已经不是普通修行者可以近距离观摩的,哪怕两大年轻强者有所克制,也多半会惊天动地。
  ;;;;“退下吧,你不是对手。”
  ;;;;帝子殛无再开口,依然是朝着云舒,这位乾云教少教主神色一滞,握剑的手指指节发白,终究还是收起了神剑,尽管心火翻涌,但他更相信帝子的眼力,事实上他也有些莫名的不安,怕是再战下去,只会令颜面尽失。
  ;;;;什么!
  ;;;;这一下,倒是令四方不少人心神一震,那光明行者真的有这么强,帝子殛无居然都亲口承认,乾云教少教主非是其敌手,要知道,这位年轻剑圣身为圣禁之王,寻常小成圣者怕都不是对手,难道这一位,真的有媲美大成圣者的战力?
  ;;;;不等众人仔细思量,帝子殛无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乞!年!”
  ;;;;这三个字吐出,简直石破天惊,其音隆隆,平静的语气,却偏偏震动八方,猎仙城上空,数以百里的天云崩开,大地都像是在摇动,甚至在猎仙城一些角落,一些久经岁月的破旧石楼坍塌,石阕生出密密麻麻的裂痕。
  ;;;;神威如狱!
  ;;;;一时间,很多人心中同时浮现这四个字,这就是年轻一辈的绝顶强者,已经追上了很多老辈人物的脚步,这种气韵声势,就算是虚空中的十多位圣者,也相顾骇然,他们当中最强的一位名宿,也只是初入大成圣境,现在却很心悸,因为觉得这位葬龙谷帝子,比传闻中更加可怕。
  ;;;;轰隆隆!
  ;;;;食阙在摇动,有石屑簌簌而落,石桌前,中年汉子即便心神颤栗,也没有选择起身离开。
  ;;;;这一刻,苏乞年终于缓缓转过身。
  ;;;;这一看似平凡的转身,却像是一根神针,定住了浩瀚星海,镇住了八方乾坤,摇摇欲坠的食阙一下恢复平静,而食阙前的帝子殛无挑眉,荒冢般的眸子终于浮现一抹异色,冷峻的脸上,露出一抹浅笑,道:“有点意思。”
  ;;;;帝子殛无在笑!
  ;;;;而四方众人却无人露出轻松之色,大能也筋肉绷紧,哪怕在笑,这位年轻的葬龙谷帝子,也令人不寒而栗,像是死神隔海相望。(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状态渐渐开始回归了,武神不会断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